分享到:
    • 卢俊岭:百年卢钧世代传

      作者: 边继伟 2019-11-08 来源: 钧瓷网

      题记:卢钧是钧瓷里具有鲜明特点的一枝,釉色古朴雅韵,五色渗化,相传“唯卢钧可与宋钧相媲美”。卢钧是唯一使用姓氏命名的钧瓷瓷种,卢氏艺人对近代钧瓷的恢复和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百年匠心:卢家世代传薪火

       

      “卢家世代钧窑”位于神垕镇市场街的中段。一进院,沿坡而下,便是一排钧瓷文化墙浮雕,展示了钧瓷选料、拉坯、施釉、素烧和釉烧等工艺。古色古香,凝重敦厚,仿佛前一脚还是人声鼎沸的闹市,后一脚就迈入了厚重的钧瓷史。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708.jpg

      卢俊岭老师正在烧窑

       

      卢俊岭老师正在烧窑。他穿着作衣,抱着几十斤重的一截硬柴,用力的填进火膛。窑火忽的一声窜出老高,映亮了他密布汗滴的黝黑的脸。

      卢老师面相敦厚,朴实无华,看到客人,马上露出憨厚的笑容。随着卢老师的讲述,富有传奇色彩的卢家世代钧瓷传承的画卷,徐徐展开——

       

      卢俊岭出生于1954年,是百年卢家第五代传承人,陶瓷工艺工程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杰出传承人、中国收藏家喜爱的艺术大师,卢家世代钧窑董事长。他的高祖卢振太,是公认的清末恢复钧瓷的奠基人。卢振太原籍河南密县,少年随父逃荒,来神垕镇定居,与同胞兄长卢振中当陶工兼务农业。清光绪五年(1879年)他兄弟二人在田间发现许多瓷片,捡回询问老人,得知是钧瓷残片,便决心烧制钧瓷。

      卢振太过世后,他的儿子卢天福、卢天增、卢天恩兄弟三人继承父志,呕心沥血,毕生从事钧瓷烧制,数以千次地改进配釉方法和窑炉结构,使失传已久的钧瓷又获新生。后人习惯称他们为“卢氏三兄弟”,也被称为“钧瓷世家”。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656.jpg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634.jpg

      卢家族谱

       

      卢天福(1855-1900年)抚育有两个儿子:长子广同,次子广文。卢广文在父亲烧制的基础上,不辞辛苦,继续努力,经过多年努力,终于烧出仿古钧瓷——雨过天晴器。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神垕柏灵翁庙戏楼落成,他敬献钧瓷宝瓶一件,安装于戏楼屋脊之上。

      卢广文精通钧瓷配釉和烧制方法。解放后,他先到第一瓷窑生产合作社(即禹州市钧瓷一厂)积极投入钧瓷恢复事业。1956年与陶瓷专家沈明阳先生密切合作,经过多次调试釉料比例,寻找较好呈色配方,创制出新型搅红釉。继而又研制成鱼肚白,朱砂红和蓝釉带彩斑等,使钧釉配方技艺有新的突破。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736.jpg

      第二排中卢广文

       

      他用肉眼观察火温,极为准确,人称一绝。一次,窑内火势正盛,沈明阳先生问他“现在窑内温度多少?”卢广文观察一下说,“1180”。沈先生用光学高温计测试,结果是基本相同,沈先生竖起大拇指说:“真是火眼金睛啊!”卢广文因操劳过度,积劳成疾,于1962年病故。

       

      一世从钧:烧窑“铁头”卢正兴

       

      卢俊岭的父亲卢正兴(1923-1987年),系卢天福之孙,广文之子,为卢氏第四代钧瓷传人。他为钧瓷的恢复和发展呕心沥血,艰苦奋斗了40余年。不但全面继承了卢氏的钧瓷技艺,而且在恢复和发展中不断创新。

       

      卢正兴.jpg

      卢正兴

       

      1955年,上级指示恢复钧瓷生产。卢正兴先后在神垕镇公私合营豫西瓷厂、国方国营禹县神垕钧瓷厂工作,专门研究恢复烧制钧瓷,1958年,正值北京建人民大会堂,上级通知烧制大型钧瓷,展入河南厅。就在烧制这些产品时,因赶时间而开热窑,他的眉毛,头发几乎全部烧光,人们都说他是“铁头”。

      实际上他的“铁头”绰号由来已久。几十年来,搞钧瓷试验一般都是急着看结果,开热窑是常事,他都是冒着高温首先进窑,肉皮烧红,眉毛烧焦从不叫苦,他这种敢于赴汤蹈火的精神,在地方国营禹县瓷厂人人皆知,至今仍传为美谈。

      1979年9月,卢正兴在地方国营禹县瓷厂光荣退休。他发挥余热,继续从事钧陶瓷研究。1981年,国家投资恢复北宋官瓷,卢正兴应聘去开封工艺美术实验厂参加试验。经过4年的努力,于1984年试验成功,使失传800余年的官瓷重放异彩。产品经我国陶瓷专家坚定,达到宋代水平。

      1987年,清华大学研究生任向东受学校派遣,来向正兴学习“卢钧”工艺。他虽然年迈体衰,但仍坚持利用早晚时间在家建窑试验,自做自烧,为全面总结钧瓷工艺提供了实物资料。

       

      “一窑三天”和“黑唐新花”

       

      几代卢家钧瓷艺人,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岗位上,为钧瓷的复烧和发展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卢瓷和以卢家技艺为代表的“炉钧”也在钧瓷界大放异彩。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713.jpg

       

      “卢钧”第五代传承人卢俊岭,自幼受先人在钧瓷方面的影响,随父亲卢正兴学习成型,配铀,烧成和制匣钵技术,和“卢钧”的制作工艺。1980年4月,卢俊岭进入神后镇国营瓷厂工作,先后担任车间副主任、主任、支部书记。1995年,国营瓷厂因亏损停产,他就在家里原有小窑的基础上,建成了“卢家世代钧窑”,带着卢家第六代传承人、儿子卢占召,一起专心致志烧制钧瓷。

      卢家钧瓷有个特点,即卢家祖上所创炉型小窑,风箱扇火,用炭捂火烧制,所以也称风箱窑。所烧出的作品被称之为“炉钧”。因为姓氏为卢,也称卢钧,或者卢瓷。后来,“卢钧”与“炉钧”概念基本相同,专用来形容卢家创烧的这个瓷种。使用这种风箱小窑烧制的钧瓷釉色内敛,乳光含韵,古朴雄厚,极具中国儒雅内敛的士子之风。特别是高温窑变产生金黄色或银白色的斑点,如点点繁星,如铜钱片片,具有较高的审美享受,颇受藏家喜爱。然而,这种小风箱窑炉的烧制却十分不容易,一窑最多放置一至两件,多数时候只放一件,十窑九不成,也多是形容这种小窑,而且温度不好控制,稍有偏差就功败垂成。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702.jpg

       

      为了提高成品率,卢俊岭对这种风箱窑进行了改进。把原先固定死的炉条,改为活动炉条,这样的好处是便于定期清理碳焦,或者更换炉条,进空气和排炉渣更加顺畅。这一个小小的改动,极大的提高了对温度和控制,同时也提高了成品率。

      在烧成制度方面,卢俊岭进行了诸多改进和创新。其中有代表性的是,改进了烧窑时的转火制度。吸取和分析前辈们的经验,把以前的三次转火改为一次转火。以前由于窑炉密闭条件、窑工经验等客观因素,很多烧窑的要分别在烧至850度、1000度、1150度时各进行一次转火。他认真总结之后,确定在1050度时一次转火,降低了技术难度,减少了工艺环节,也提高了烧成效率。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726.jpg

       

      烧窑是个苦差事。除了添加燃料提升火温外,最关键的是十多个小时全程集中精力,不能偷懒或者走神。因为烧窑经常在夜里,防止瞌睡很重要。有一次在烧窑时,他坐着坐着瞌睡了,头磕在了窑门上,磕出很大一个包。

      还有一次,卢家第六代传人、卢俊岭的儿子卢占召在烧窑时瞌睡,把煤火给烧浑了(烧窑的说烧浑了,就是因为炉渣炼炉等原因,窑炉内气氛不对,温度也提不上去),再也无法正常升温转火,为了烧成这一窑东西,他们爷俩轮流作业,整整把这一窑烧了70多个小时,三天三夜没再眨眼(正常情况下十多个小时就足够了),总算烧到了钧瓷窑变需要的窑温和气氛。还喊来了自家的几个亲戚作见证。

      最后,他们瞪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打开窑门,看到所装的三十多件坯件中,只成了一件成品,和另外两件粘连着但釉色很美的作品,其作全部报废了。

      这件成品,他们一直保留着不舍得卖,一方面是个纪念,另一方面也留着是个警醒。而“一窑烧三天,最终成一件”也成了一桩佳话不胫而走。有一位香港的客户闻讯而来,想要买走那件珍品。奈何卢家不卖,他只得退求其次,把另外两件粘连着的、釉色很美的作品,用2000港币买走了。

       

      微信图片_20191106170731.jpg

       

      卢钧魅力如此之大,让人在欣赏中获得心灵的享受。卢钧的烧制又如此之难,难在人力不可掌控,成色不可预测。

      在传统卢钧的基础上,卢俊岭大胆对钧釉配方进行了调整,成功的研制出了一种新的釉色。这种釉色窑变效果以黑、白、蓝为主要色调,表现特征为黑中泛蓝、蓝中隐白、蓝白相间,有时还有红色浸润其间,在主色调上呈现大量的蚯蚓走泥、龟背等纹路,又如同雪夜的苍松,遒劲而有风骨,颇有意境。1996年,清华大学杨根教授参观卢家世代钧窑。他指出,该釉色既似唐时风采,又藏宋时韵味,由此把该釉色改名为“黑唐新花”,这成为卢家世代钧窑新的独门绝技。

      “黑唐新花”这些纹路枝枝蔓蔓、绵延不绝,正如生命的顽强和青春的律动,在一种完美的时空对接中呈现出追宋溯唐的神奇魅力。

       

      黑糖双耳罐.jpg

       

      卢钧第六代传人卢占召在掌握全套技艺后,也逐步总结出了自己的心得,利用钧瓷器物平整简洁则更利于釉质流动发生窑变的特性,烧出一系列具有个人特色的作品,其中的一件煤烧葫芦瓶,釉色青翠透活,釉色天然渗化,窑变丰富自然,有细小的金斑点缀其间,透出古朴之美,与国内藏家收藏的清末卢家烧制的“卢瓷”十分相近,也得卢钧传世之精髓。

      卢占召的艺术风格逐渐成熟,现为许昌市非遗钧瓷烧制技艺传承人,河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今年又参加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人才培养项目“禹州钧瓷双创设计人才培养项目”,创作出“繁花”系列作品,让人眼前一亮。

      从清末时期对恢复钧瓷的孜孜不倦,到如今六代传承初心不改,世代卢家人已经把生命完全融进了钧瓷,同时也把钧瓷当成了自己的生命。卢家钧瓷作为浩瀚钧艺中的一枝奇葩,继续散发着独特的艺术之光。

      编辑: 钧瓷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