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寻找后周那一抹“天青色”

      作者: 王姝/文图 2018-11-14 来源: 东方今报(06版)

       2.jpg

       

      “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相传,因五代后周皇帝柴荣的批示,“雨过天晴”的釉色成为当时青瓷匠人的追求;当代,周杰伦《青花瓷》中的“天青色等烟雨”,更是勾起人们无限向往。

       

      在河南郑州,一位叫孙军的陶瓷专家,在寻找“雨过天晴”的过程中,注意到中原陶瓷史中五代时期的一处断层,试图寻找这段陶瓷史;如今,随着郑州窑的开建,他离自己的目标——振兴郑州窑、揭开陶瓷史一大悬案——柴窑的面纱,又近了一步。

       

      从古文献到古道研究 寻找郑州窑历史遗痕

       

      11月9日下午,在河南珍宝馆郑州窑项目工地,孙军接受了河南省版权局颁发的“郑州窑和郑州青瓷恢复烧制项目”版权作品证书。对于孙军来说,这既是郑州市版权发展事业上第一次对窑名进行版权确认,也意味着郑州窑将重新起步发展,而他对和秘色瓷并称“陶瓷史两大悬案”的柴窑的探索,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担负起恢复烧制郑州窑的重任,是我经过多年研究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孙军说。六年前,他开始编写30万字的著作《中国陶瓷名釉》一书。在查阅文献资料过程中,孙军发现中国陶瓷发展到了唐中期,秘色瓷将青瓷艺术推向高峰;但从唐中期到宋早期,有一段200多年的时间,关于陶瓷的记载相对匮乏,特别是在五代的70多年间,中原陶瓷甚至形成了一个断层;而古代文献清晰地记载着,在这一时期中原烧制出了高端青瓷,即周柴世宗柴荣时期的柴窑。关于柴窑的地址,业界存在争议,而孙军认为,柴窑应当在郑州地区。

       

      孙军说,郑州从商代就掌握了原始青瓷的烧制技艺,是中国原始青瓷的重要发祥地,古代文献记载五代时郑州更是烧制出了精美绝伦的柴瓷。比如,明代王佐所著《新增格古要论》中专门记载“柴窑器出北地河南郑州”;《瓷史》记有“五代数十年间,其瓷窑可考者有五,曰郑州窑、曰耀州窑、曰宣州窑、曰南平窑、曰越州窑”,郑州窑为诸窑之冠。然而,自五代后,郑州窑就神秘地消失了。

       

      在参阅了大量古文献后,兼任中原古道研究会会长的孙军,利用“古道” 佐证了柴窑出郑州的观点:“古代窑址大都选在交通便利和原材料丰富的地方。五代的五个朝代,都城均在开封,当时中国最重要的交通大动脉是开封、洛阳、长安一线,唐德宗时,定‘上都至汴州为大路驿,从上都至荆南为次路驿’,古官道附近是瓷窑选址的首选,比如已知的在中国陶瓷史上十分重要的巩义窑。郑州位于洛阳与开封中间地带,出郑州就是平原,因此,郑州自古以来就是这条古官道上重要的驿站,郑州西边和南边就是丘陵和山地,林木茂盛,瓷土丰厚。在当时情况下,离都城开封最近、最适合建御用瓷窑的地方,就是郑州了。”

       

      确定这一点后,孙军就开始着手建立郑州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复兴郑州窑,揭开柴窑的神秘面纱。

       

      弥补五代柴窑研究断层  寻找1400年前开封“雨过天晴”的样子

       

       “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史书中记载的柴窑,拥有陶瓷艺术的极致之美;但是,世界之大,近世却无人能分辨出柴瓷究竟是什么样。这四点特质中,“青如天”最为抽象,也是陶瓷专家们复原柴窑的难点。

         

      “一个‘青’字,成为千百年来考古人和陶瓷人追求的梦想。”孙军说。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文化产业和陶瓷产业的重视,寻找郑州窑和柴瓷再次成为热点,郑州市和全国各地有一批热爱柴瓷的人为此积极探索。他这次建立郑州窑,就是要和大家一起再现其荣光。

       

      为了找到“天青色”,已有20年钧瓷烧制经验的孙军开始从头摸索。每个雨后,他关注着天空放晴的一瞬间;只要亲友出门旅行,他再三叮嘱,拍下雨后天晴的照片;根据各种“雨后天晴”,调试瓷器釉色,再一遍遍推翻自己。

       

      “我经常想象,如果回到1400年前的后周时期,开封的‘雨过天晴’是什么样的?”聊到创作状态,孙军从理性转变为一种感性状态,“后周被赵匡胤陈桥兵变建立大宋,两个朝代相距非常近,参照《清明上河图》,就可知道后周时开封的地理地貌,有丘陵、洼地、沼泽。我在寻找现存的类似的地方,看看雨过天晴云破处是什么样子。”

       

      翻古书、寻照片、挖瓷片、配矿料、改细节……伴随雨后山间泥土的味道,添火加薪的温度,瓷器出窑的响声,孙军一步步接近自己理想中的颜色。

       

      建馆促进郑州窑复兴 期待行业更好作品

       

      当记者提出想要看看如今烧出的“郑州窑”作品时,孙军认为再慎重一些:“目前还不太满意,下一批,应该会好一些了。”他告诉记者,届时会在郑州窑进行相关发布研讨,希望让更多人关注郑州窑,也通过自己的探索,为试图复原柴窑的同行提供参考,打下基础。

       

      11月10日,位于郑州市惠济区的郑州窑河南珍宝馆,正在进行装修收尾工作。高大的厂房改造的窑房内,两个窑炉并排而立。

       

      “一个烧青瓷,一个烧红瓷。”孙军告诉记者,青瓷中的柴窑是目前主攻方向,红瓷则是对师傅杨文宪技艺的传承

       

      上世纪90年代初,从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孙军进入媒体工作。接触钧瓷后,他沉迷其中,创作出一系列获得国家级奖项的钧瓷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并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高级工艺美术师等荣誉称号。

       

      这期间,一件事让孙军至今十分惋惜:上世纪90年代末,郑州东大街发现20多座青瓷窑,但是由于当时人们尚未认识其价值,这些窑被淹没在城市建设中。

       

      要想让钧瓷艺术得到传承发展,必须依靠产业。

       

      任郑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长的他,开始以自己的优势促进钧瓷产业发展。2004年,由他参与策划的首届钧瓷文化节在禹州举行,从此钧瓷有了自己的节日。在连续策划宣传五届钧瓷文化节后,钧瓷影响力扩大,生产力得到迅速提升。

       

      2011年,孙军开始在郑州筹备河南珍宝馆,希望借力郑州的区位优势,将钧瓷的影响力辐射全国,并主持举行四届全国钧瓷大展,影响深远。2013年3月,随着河南珍宝馆入驻郑州紫荆山百货大楼,河南本土艺术品开始进军大型商超,走向市场深处。

       

      孙军认为,复兴钧瓷是一批批专家共同的梦想,为了钧瓷发展得更好,这批队伍里,除了手艺过硬的匠人,还要有具备文化与审美的专家,善于宣传和策划的执行者。郑州窑项目,就是要集中大家的力量,恢复烧制中国陶瓷发展史中极其重要的郑州窑,弥补陶瓷史缺口的最后一环。

       

      “我不能说自己烧出的一定是柴窑,但是努力接近柴窑原来的样子;我们一起推动这件事,让更多人了解和参与,看谁能烧制出更好的作品。”孙军说。

       

      复兴郑州窑,揭开柴窑的神秘面纱是孙军等专家的共同梦想

       

      寻找“天青色”

       

      (原标题:他想恢复1400年前的柴窑烧制,寻找后周那一抹“天青色”)

      编辑: junci 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