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科学测定不支持“官钧明代说”

    • ——《钧窑通史》新书发布暨钧窑学术研讨会在禹州召开
      作者: 王增阳 文/图 2017-09-12 来源: 许昌晨报(A12版)

      1.jpg

      苗建民讲解研究成果 

      2.jpg

      王洪伟发言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这是众多钧瓷专家、学者和钧瓷从业者长期以来坚持的观点。但围绕着钧瓷具体的创烧时间,一直以来存在着“金代说”“元代说”和“明代说”等不同的观点。故宫所藏的钧瓷传世品究竟烧造于何时,也是萦绕于众多钧瓷爱好者心中的谜团。

       

      9月9日,《钧窑通史》新书发布暨钧窑学术研讨会在禹州举行。此次新书发布暨钧窑学术研讨会由河南大学、禹州市政府主办。河南大学中国陶瓷研究所所长王洪伟博士所著的《钧窑通史》备受瞩目。在研讨会上,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原主任、国家文物局古陶瓷保护研究重点科研基地主任苗建民和上海博物馆研究员、上海古陶瓷科学技术研究会理事夏君定详细公布了其学术团队历经多年获得的钧官窑“官钧”热释光年代测定的研究成果,指出最新科学测定结果并不支持“明代说”。

       

      《钧窑通史》新书发布

       

      长期以来,关于钧瓷、钧窑的相关著作缺乏相应理论架构的支撑以及更加宏大的贯通性视野,王洪伟所著的《钧窑通史》试图解决这些问题。《钧窑通史》是王洪伟倾力10年的代表性著作、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全书190万字,分为上卷、下卷和图录卷共三卷,由海燕出版社出版。

       

      王洪伟说,《钧窑通史》是一部研究性通史,具有六大新特点:是一部带有理论和方法论体系的钧窑通史著作;是中国所有陶瓷门类中的第一部通史性专著,上自钧窑创烧时期,下到2016年,比较客观、系统、全面地呈现了钧窑发展的全貌;力求站在全球化的视野书写,除了对钧窑原产地禹州神垕的钧窑发展进行详细系统的记述之外,对钧窑在中国大陆的演化也第一次进行了系统的记述;第一次站在全球化的视角,建构了一部钧窑历史时空演化的视觉图像全景,通过图像的形式建构一部立体性的通史;是第一部受到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项目,也是中国陶瓷史著作中迄今为止唯一一部受到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陶瓷门类通史性著作;在吸收之前学者研究的基础上,运用现代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前沿理论,建构起一部最为系统、最为详备、最成体系的通史,带有深刻独特的学院派特质。

       

      作为首部中国陶瓷门类通史,《钧窑通史》的出版备受瞩目,省内外文物、陶瓷、出版领域嘉宾云集。王洪伟在发布会上首次提出了建构“钧窑学”理论方法体系的学术构想,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广泛响应。钧窑学是以钧瓷器物及其相关文化、经济、社会及空间属性为研究对象的综合性交叉学科。其理论流派有田野调查学派、历史考古学派、自然科学学派等。《钧窑通史》是钧窑学的典型著作。

       

      在发布会上,当日,河南大学与禹州市政府签订战略性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进行深度的战略合作,强化对钧窑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并将在9月29日举办的第十届禹州·中国钧瓷文化旅游节开幕式上启动河南大学“钧窑学与华夏文明”协同创新平台,全方位推动钧窑学理论体系的深化。

       

      测定不支持“官钧明代说”

       

      钧窑起源于何时何地?钧窑与唐代花瓷、汝瓷的关联如何?禹州钧台窑的烧造性质和年代问题,原产地禹州神垕钧窑是否存在断烧……围绕钧瓷与钧窑,一直以来都存在不少疑问,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官钧的年代问题。

       

      几十年来,最早引起官钧年代激烈争论的是1974年、2004年禹州钧官窑梨园地窑址和禹州制药厂窑址的考古发掘。不同学者对于考古样本的不同分析,引发了年代之争。

       

      在随后举行的钧窑学术研讨会上,苗建民和夏君定详细公布了其学术团队进行多年的钧官窑“官钧”热释光年代测定的研究成果。

       

      传统观点认为,陈设类钧瓷中精致型制品烧造于北宋晚期,粗放型制品烧造于元末明初时期,两者时间不一致。除此之外,还有“金代说”“元代说”“元末明初说”和“明代说”等不同的观点。

       

      热释光是近年来被用于古文物年代测定的一种手段。这一技术在2005年就被用于测定宫廷旧藏如《出戟尊》《海棠式花盆》等陈设类钧窑瓷器的烧造时间。2005年11月,在中国禹州钧窑学术研讨会上,上海博物馆的两位学者同时发表论文,透露上海博物馆曾采用热释光技术对禹州制药厂窑址出土的数十件钧瓷标本和禹州钧官窑梨园地窑址出土的5件陈设类钧瓷残片进行测定,所得年代结果是最早不会超过元代晚期至明代早期,作者观点倾向于明代早期的永乐、宣德和成化三朝。

       

      苗建民和夏君定认为,在上海博物馆两位学者的论文中,发表的钧官窑瓷器热释光年代测定结果,由于受当时样品量限制,未能测定瓷片标本的实际年剂量,使用了典型年剂量,致使10年前测量的钧瓷残片标本的热释光年龄值相对较为年轻。苗建民和夏君定明确提出,距今小于613年的明代永乐、宣德和成化三朝,对应的年代在其团队热释光年代测定结果的年代区间中存在的概率仅为5%,属于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通常可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件。

       

      苗建民表示,最新的热释光年代测定结果是,禹州钧官窑梨园地窑址与禹州制药厂窑址出土的标本应为同一时期烧造,距今分别为820±80年和815±80年,也即北宋末年和元代初年之间。因此,最新的测定不支持陈设类官钧瓷器烧造“明代说”。对于两次测定结果为何不同,苗建民表示,2005年的检测样品量不足,在一个关键数值上采用了理论数值,而此次检测使用了实测数值。

       

       

      北宋末年,禹州城东北隅设立了钧官窑烧造钧瓷;宋室南迁后,金代在北宋钧官窑西邻(原禹州制药厂)继续烧造具有宋代官钧风格的钧瓷。从窑址考古发掘所见,自元、明、清至今,钧官窑一直烧造钧瓷,窑火不断,绵延千年。不管是《钧瓷通史》的出版,还是有关专家最新的钧瓷研究成果,都对钧瓷的发展有着积极而深远的影响,期待有更多关于钧瓷、钧窑的研究成果出现。

      编辑: 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