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陶瓷大师、学者、收藏家论道钧瓷

      作者: 王增阳 文/图 2016-11-22 来源: 许昌晨报(A12版)

      1.jpg

      李见深(左三)发言。 
       

      本报讯(记者 王增阳 文/图) 近日,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家村创建者、著名陶艺家李见深,旅美作家、学者李民举,陶瓷学者王洪伟博士,著名收藏家冯玮瑜,南方日报记者冯善书等齐聚中国钧瓷文化园,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家钧窑艺术总监孔相卿论道钧瓷,探讨钧瓷的历史、现状和未来。

       

      长期从事中国古陶瓷研究的李民举首先对神垕镇近年来的发展表示赞叹。“20世纪80年代的神垕非常落后。如今,看到神垕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高兴。钧瓷产业在这些年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如今窑口遍地、大师众多,前景很好。”李民举说。

       

      “千年一回,遇见神垕。”李见深以这样的开场白致敬神垕。20世纪80年代末,李见深曾到访神垕,并与孔相卿的父亲孔铁山一起创作钧瓷。在李见深看来,神垕的明天离不开昨天的痕迹和故事。如果失去了昨天,钧瓷就没有意义。今天的神垕是一个崭新的神垕,让人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很重要。中国陶瓷在世界上缺少响亮的品牌。神垕钧瓷如果想让世界看见、听见,就要有一定的载体。“孔家钧窑是我回神垕的意义所在。离开神垕走遍世界,现在是时候回来做一些事情了。”李见深说。

       

      孔相卿对各位的到来表示欢迎。“我一直生活在神垕,对神垕的变化感触很大。钧瓷行业在30多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好时候。上一代人很努力,可很多最终还是停留在养家糊口的阶段,这是时代所限。我们遇到了好时候,就要以历史为根基,把钧瓷做好。”孔相卿说,钧瓷人要思索能为后代留下些什么。孔家钧窑建立中国钧瓷文化园,就是要为后来者作示范。手艺可以养活自己,可以养活更多人,可以产生文化,可以形成产业,也可以记录时代。做钧瓷既是做产品,也是做产业,更是做文化。

       

      著名收藏家冯玮瑜认为,收藏是家庭的传承。“在收藏中,我一直比较偏爱瓷器。我收藏宋代五大名瓷,既是收藏艺术,也是表达对宋代文化的推崇和敬畏之情。”冯玮瑜说,她以前收藏时,钧瓷并不是重点,因为对其不了解。她这次来到神垕,对钧瓷有了更深的了解。在冯玮瑜看来,收藏艺术品主要还是看作品本身。希望钧瓷大师多与外部的艺术家交流,提升钧瓷的影响力。

       

      作为长期报道钧瓷的记者,冯善书认为,神垕在广东的知名度很高,但钧瓷的影响力在以前并不大。随着宣传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了解钧瓷并喜欢上钧瓷。

       

      对于钧瓷的未来发展,李见深认为,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收藏当代作品要有创造性眼光。而创作艺术品,要在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之间作出选择。这次回到神垕,他希望创作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陶瓷离开了创作时的附加意义,就没有价值。陶瓷设计一定要有人文精神和艺术价值。”李见深说,钧瓷创作同样要学着用现代语言和世界对话。
       

       

      编辑: 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