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大师是怎么炼成的

      作者:李俊涛2020年04月16日 来源:北京陶瓷艺术馆 钧瓷网

      与王建伟认识10年了。

      那时他圆明园钧瓷十二兽首刚创作出来,许昌市文联要和北京圆明园联合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在文联工作的我负责宣传文案写作,收集资料时第一次见到了他。他当时的相貌与现在比变化不大,黑、瘦,脸上带着钧瓷业者常见的印迹——长期炉火炙烤留下的深色斑块,仿佛是不知不觉中在神垕的钧瓷烧成气氛中窑变出了山水纹。

       

      640.webp.jpg

      王建伟大师

       

      别人向我介绍:这是王大师。大师嘿嘿一笑,向我伸出了手。文联能够接触到各个门类的艺术家,钧瓷艺术家的手与其他门类艺术家的手都不一样,不太像是艺术家的手,更像是长年耕作的老农的手——干燥、粗糙,掌纹里残存着洗不去的釉料。

      我开始与他长聊。我那时对钧瓷基本一无所知,聊天时旁边的领导多次打断,说我问的一大半都是掉板问题。但我只能那么问,我写的事儿自己不懂,就下不了笔。王建伟倒是不烦,耐心地跟着我的思路从年轻时进入钧瓷行业起一点一滴讲了起来。他是在实践中成长起来的艺术家,说得朴实具体。说实话很多艺术家云苫雾罩的名词知道得太多,说半天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640.jpg

      钧瓷十二兽首

       

      王建伟像很多祖祖辈辈从事钧瓷行业的神垕人一样,成年后到了国营钧瓷厂工作,做过多个工种,由于表现优秀,被厂里送到了湖南醴陵陶瓷学院学习。说到这儿,他眼里波光一转,插了一段:那时你嫂子也被送去学习了,我们俩就是那时好上的!我想跟他说我们现在是要写文化稿件,不是娱乐新闻,但看得出来能娶到嫂子,是他这辈子最自豪的事儿,就由着他说了下去。

      你猜我怎么追上你嫂子的?猜不出来,从颜值看你跟她差得挺远的。我想打击他,没想到打到他的兴奋点上了,他开始眉飞色舞:我技术当然是很好了,还有一点,我跨界——歌唱得好,是厂里的文艺积极分子,唱歌把你嫂子迷住了!我大笑起来,想起了宋丹丹早年小品里的一句台词:你一曲多情的喇叭,吹开了我少女的心扉!

      到他厂里实地采访时,我还真听他唱过歌,唱得的确不错。他是男中音,唱声线粗犷的李娜的歌是一绝,《青藏高原》、《好人一生平安》、电视剧《武则天》的片尾曲《不爱胭脂爱乾坤》都张口就来。尤其是最后一首,声情并茂,恍如原声:天朝第一君,是个女儿身。抱在娘怀也娇嫩呀,不爱胭脂爱乾坤……刹那间感觉李娜或者武则天在他身上附了体,让这个小个子的山里男人突然迸发出了改变世界的能力和雄心。我一直建议他去参加《星光大道》,唱的时候先躲在幕后,观众以为是个女的,后来发现是个男的,最后再告诉他们自己是个钧瓷艺术家。一连串的巅覆,说不定能火成大衣哥。

      后来,王建伟作为技术骨干被调去筹建禹州钧瓷研究所。再后来,他离开体制,开始做自己的钧瓷厂——宋元钧瓷坊。他很快在仿古瓷方面做出了名气,创作的仿元钧作品被人拿着上了河南电视台当时很火的鉴宝栏目《华豫之门》。栏目组的专家模棱两可,栏目组多方打听从神垕把他请了过去,他到现场一看说:这是我的作品。这件事造成了两个后果,一是他成了《华豫之门》的顾问,二是他此后的作品都会坚决打上自己的底款。

      王建伟对宋元钧瓷出神入化的仿制,除了自己多年来从业经验的积累,还在于他几乎到所有宋元钧瓷窑址进行过田野调查。宋钧的烧制窑址比较集中,主要在河南,元钧的烧制范围就广泛多了,最远到了内蒙古。他跟我讲过住在他住在牧民的帐蓬里,坐着牧民的拖拉机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找古窑址的故事。篝火、星垂四野、新鲜牧草的甜腥味、烈酒套马杆,当年从古窑址出来天黑迷了路,又渴又饿,吓得把家里的亲人都想了一遍,终于看见一对车灯时几乎要哭出来的经历,事后讲起来都变成了浪漫和传奇。

       

      出戟尊.webp.jpg

      出戟尊

       

      夹板炉.webp.jpg

      夹板炉

       

      鼓钉洗.webp.jpg

      鼓钉洗

       

      640 (1).jpg

      莲花碗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古窑址、宋元钧瓷残片看得多了,他获得了一种神奇的现场还原能力。拿起一块宋元钧瓷残片,眼前就会浮现出完整器形的样子和制作烧造的技艺。他给我讲过很多遥想宋元的钧瓷制作细节。比如怎样的生产力水平、窑场条件、产品要求造成了元代一位窑工拿起一个碗坯在釉料桶随便一蘸,留下了一滴蜿蜒流到碗底的釉料和他穿越千年的指纹。

      对古窑址广泛的田野调查让王建伟收集了数万片宋元钧瓷残片,为这些古钧残片找一个妥善安放之所的愿望,让他产生了办一家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的念头。提起办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他说话细声细气的媳妇儿就掉泪:办博物馆得花好些钱,那时手里的钱不够,他就把俺刚在禹州城里买的一套房子卖了。王建伟呵呵一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后来不是又给你买了更好更大的房子了嘛!我心里说:嫂子,你当年光顾着老兄唱歌好听,就没发现他性格里的折腾劲儿!

       

      efda358b9a1e4582bfb088b391297066.jpg

      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

       

      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在神垕一座老窑址上建成了,依着山势,古香古色,馆藏丰富,风景如画。时任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专程到这里考察,为博物馆题写了馆名,参加了博物馆研学基地的开窑仪式。在此之前,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了王建伟创作的十多件宋元钧瓷作品。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左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系教授张守智(左三)一同参加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的开窑仪式.webp.jpg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左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系教授张守智(左三)一同参加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的开窑仪式

       

      大师是怎么炼成的?艺术天份这种东西得有,没有就很难。对于钧瓷这种美术造型艺术来说,对于线条和色彩的敏感,是成为优秀艺术家的基础条件。我亲眼看见王建伟拿起厂里工人拉好的瓷坯修了两下,然后那个瓷坯的线条就舒服了,整个器形就立起来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其中的分寸拿捏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640.webp (15).jpg

      宋元钧瓷标本博物馆收藏的钧瓷残片

       

      除此之外,比拼的就是奋斗的能力,承受痛苦的能力,勤俭节约的能力,然后再加上一些运气。王建伟运气不错,创作圆明园钧瓷十二兽首时,他也赌上了身家。最后,他也赌赢了。

      编辑:钧瓷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