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钧瓷天开的妙境

      作者:孔金泉2020年04月15日 来源:北京陶瓷艺术馆 钧瓷网

      钧瓷是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一,它的前身是唐花釉,由一体素净而出现万千的窑变,正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遂有了执念,上下求索,这就有了宋代的钧瓷。

       

      1 翟群  鸡心罐.jpg

      鸡心罐 翟群作品

       

      但时至今日,若说谁走进了钧瓷的堂奥,还真没有人有这个自信。因为大多数的瓷器以“工巧”取之,钧瓷却更多的仰仗“天意”。器物已成,交给炉火,就像那青春扑火的爱情一般,结局往往难以预料。“十窑九不成”的概率,也把钧瓷推到了金字塔的塔尖。“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洋洋故宫的收藏宋官钧瓷也不过区区24件,钧瓷的精贵由此可见一斑。也只有帝王之家能够这样不计工本,以一颗且琢且磨的匠心倾注于这一腔炉火,打造出最为动人心魄的窑变精品。虽由人作,更是天开,以致于后人只能仿制,飘渺得失之间。

       

      1 张文建  朱雀瓶.jpg

      朱雀瓶 | 张文建作品  

       

      钧瓷的釉色之美,在于它“釉具五色,艳丽绝伦”。以宋代的文人口味,胸壑中自有山水,追求自由和恬淡。宋徽宋作为一个艺术大家,他的择钧瓷而固执,应该兼具多层角色,上为庙堂,下为江湖,钧瓷揉而为一,有了自己无法言喻的妙境。钧瓷的釉是一种乳浊釉,不同于玻璃的透明,属于典型的乳光青釉,在火的作用上,流布自然,温润可人。既可以作为底色,也可以作为主色,没有尊卑。所谓青是指浓淡不一的蓝色乳光,一为天青,一为月白,都是具有画面感的色彩。晚明张岱在《湖心亭看雪》中写道西湖,“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幅水墨就是略施薄彩的天青。至于月白,则沾染了薄云的透,浸过了夜色的凉,天地为之一净,再浮躁的心也有了君子心性。元代赵孟頫诗云“露凉催蟋蟀,月白澹芙蓉”即此。天青与月白,一阴一阳,尽得自然光色之妙。

       

      1 崔松伟  天球瓶.jpg

      天球瓶 | 崔松伟作品  

       

      但钧瓷不满足于此,它有着自己的野心,以不描而描,以不墨而墨,更兼之意外出现的蚯蚓走泥纹、冰片纹、菟丝纹而成瞬息万千之变,定格于兹,画家搁笔,乐师停弦,最终化为永恒的美。有人说钧瓷的釉色之美恰似蔚蓝天空上涌现出的一片红霞。铜红釉是中国瓷器开天辟地的杰作,即始于钧瓷。其釉色凝炼含蓄似果冻,又浓厚质朴如钙华。把万朵流云化于一潭碧水,点染缤纷。这一切都赋予了钧瓷一种莹润幽雅、美丽蕴藉的光泽,大有华丽转身的君子之风。

       

      高根长   赏盘.jpg

      赏盘 | 高根长作品 

       

      钧瓷的衣钵在禹州保留了下来,禹州也就成了每一个喜欢钧瓷的人的朝圣之旅。宋代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无限向往的背影,要想触摸到它的精神内核,钧瓷也许可以帮你渡到彼岸。起码以之为枕,可以做一个距离大宋王朝最近的梦。梦中的都城汴京,有一群鹤飞到宣德殿,盘旋之,蹁跹之,久久不肯离去……

       

       

      -END-

       

      作者:孔金泉

      合作官方:北京陶瓷艺术馆  钧瓷网

       

      编辑:钧瓷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