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赵学仁获得河南省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

      作者:王增阳 禹夫2019年11月15日 来源:许昌日报 6版

      9月29日,河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定,鉴于赵学仁等14人对河南省工艺美术事业作出的突出贡献,特授予其“河南省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

       

      微信图片_20191120154829.jpg

      赵学仁近影

       

      从煤矿矿长到煤炭局局长,后升任禹州市副市长并兼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工作生涯的大半时间与钧瓷行业并无多少联系的赵学仁,在知天命的年纪开始了在钧瓷艺术道路上的潜心探索,并开创了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在钧瓷行业风起云涌的发展热潮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半路出家”的钧瓷研究所所长

       

      1941年,赵学仁出生在禹州市西部山区。母亲早逝,父亲失明,家境贫寒,赵学仁只上到小学四年级就回村帮助父亲劳动养家。不怕吃苦、聪明能干的赵学仁,16岁就当上了当地薛沟乡的武装干部,后来又到公社三古垌煤矿当矿长,并被评为特等劳动模范;25岁担任县社(乡)联办煤矿的党委书记、矿长;32岁时任公社党委副书记。

       

      640.webp (2).jpg

       

      1976年8月,36岁的赵学仁就任禹州市最大的地方国营煤矿——吕沟煤矿的党委书记、矿长,把名不见经传的吕沟煤矿办成了连续3年荣获“全国地方煤矿先进单位”称号的全国煤炭系统“明星企业”。1983年8月,赵学仁任职禹州市煤炭局局长,推动平(顶山)禹(州)铁路建成通车,结束了禹州不通准轨铁路的历史。1989年5月,赵学仁当选为禹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牵头负责禹州龙岗电厂项目,实现了禹州煤炭的就地转化。1991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各行各业蓬勃发展,工艺美术百花齐放,禹州市专门成立了钧瓷研究所,赵学仁兼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

       

      640.webp (4).jpg

       

      赵学仁组织精兵强将,先后将闫夫立、任星航、王爱彩等技术和财务管理人才调进了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担当助手,并补充了一批有知识、有文化、有基础的青年人,形成了老中青结合的研发梯队,健全了技术科、管理科和生产车间,明确了责任和分工,制定了钧瓷研究开发工作规划。在着力解决人才缺乏、资金不足、场地狭小等问题之后,赵学仁等的主要理念和主攻方向变为,集中在继承传统的钧瓷工艺基础上,结合现代科学技术,按照市场经济需求,尽快把钧瓷文化弘扬光大起来。

      钧瓷烧制历来有“十窑九不成”之说。赵学仁和技术骨干一道把钧瓷烧成工艺列为重要攻关课题,不断尝试新的烧成方式,先用木柴试烧,后用煤炭试烧,再用液化气试烧。试过燃料试窑炉,在一次次失败后,他们终于探索出无匣钵双孔碳化硅隔焰窑和液化气窑。

       

      640.webp (3).jpg

       

      1997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的大喜日子,河南省政府在多方考察之后,决定将制作钧瓷艺术品作为代表河南省祝贺香港回归礼品的重要任务交给禹州市。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按时将《豫象送宝》特大钧瓷花瓶(又叫《回归瓶》)烧制成功。总高度达1.97米(寓意1997年回归)的《豫象送宝》特大钧瓷花瓶,釉色以蓝紫色为主色调,端庄、大气、厚重,润玉生辉,赢得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

      从1991年到2002年年初,赵学仁以副市长之职兼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10余年的艰苦探索和锤炼,在禹州市钧瓷研究所这个钧瓷技术人才的摇篮中,事业蒸蒸日上,员工人才辈出,赵学仁也从一个年过五旬的钧瓷“门外汉”、一个技术人员的“后勤部长”,逐步转变为通晓钧瓷设计、制作、烧制艺术的行家里手,实现了他人生的又一次跨越。

      此时的赵学仁,已经62岁了,已经过了退休年龄。赵学仁的人生面临又一次选择:后半生干什么?

       

      御钧斋钧窑的掌舵人

       

      退休以后干什么?赵学仁思来想去,最想干的还是钧瓷。

      2004年年初,赵学仁召开了家庭会议,说服全家人同意开办钧瓷窑口,名字就叫“御钧斋钧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御钧斋钧窑),地点就定在禹州市夏都路南段一个场院里。

       

      640.webp (8).jpg

       

      赵学仁心里明白,要想在钧瓷行业干出名堂、干一番事业,唯有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才会有出路、有前途。醉心于钧瓷事业的赵学仁,决心在钧瓷手工原创的道路上试一试、闯一闯。

      长期以来有读书看报学习习惯的赵学仁,在书籍资料中看到,中国历史文化里的青铜鼎器,在古代就被视为立国重器。他想,如果能烧制成钧瓷大鼎,不仅丰富了钧瓷创作,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他决心试一试。

       

      640.webp.jpg

       

      单说烧鼎就已经很难,而他设计烧制的是一尊高1.36米、口径1.09米、重100公斤左右的大鼎,可以想象出制作难度有多大。果不其然,在烧制过程赵学仁发现,由于鼎的上半部分较大,底部的支撑力不够,总是在即将烧成之际坍塌,连烧几窑均无所获。在烧制大鼎的几十天里,赵学仁起早睡晚,没日没夜,整天围着窑炉转。后来他索性吃住在办公室,和总经理王冠杰、设计师孙水娟等反复研究原材料的配比,对器型的支撑部位进行改进。在他们夜以继日的努力下,《中华九龙宝鼎》终于烧成了。《中华九龙宝鼎》以最大的瓷雕鼎器荣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得到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河南博物院报上级批准,将钧瓷《中华九龙宝鼎》永久收藏。

      新的尝试,实现了新的突破。《中华九龙宝鼎》的烧制成功,让赵学仁和他的团队看到了创新之路的前途和希望。御钧斋钧窑在生产市场需求的传统工艺钧瓷产品的同时,进一步加大了手工原创钧瓷的研究和制作力度。赵学仁认为,现在通常采用的注浆制坯,其原始坯型肯定也是手工制作的,也是原创的。现在他着力创作的手工原创钧瓷作品,是适应时代需求或者引领时代需求的中高端艺术品,以端庄的造型、清新的风格、浑厚多彩的窑变釉色,去反映时代的特点。这样的钧瓷文化艺术产品,才更能延续钧瓷传统文化的生命。

       

      640.webp (9).jpg

       

      赵学仁团队创新的脚步没有停止,手工原创没有停工,他们在钧瓷创新的道路上坚定地前行。御钧斋钧窑总经理王冠杰、设计师孙水娟等又一批青年技术骨干茁壮成长。在赵学仁言传身教的带动下,从他们的手中,时代主题(中国梦、“一带一路”、永远跟党走)系列,伟人、圣人系列,观音、佛系列,罗汉系列……一件件凝聚着智慧和汗水的手工原创钧瓷作品,源源不断地烧制成功。

       

      原创钧瓷的探索者

       

      坚定的信念、执着的追求,是赵学仁团队与时俱进、勇于创新的动力源泉。赵学仁是御钧斋钧窑的掌舵人,也是设计师,时时关注着市场需求,尽力追赶时代步伐,把握着时代的脉搏,适时提出创作建议,和创作团队一同商议、分析,拟定创作方向,确定创作思路,勾勒创作轮廓。

       

      640.webp (1).jpg

       

      十几年间,赵学仁创作团队孜孜以求的手工原创钧瓷作品,摆满了御钧斋钧窑的几个大展厅。赵学仁干脆建起了有3个展厅的原创钧瓷博物馆。琳琅满目、流光溢彩的钧瓷作品,无论器型大小,表面都光洁无痕,线条纤细如发,完全看不到手工的痕迹。这却是孙水娟等用手、竹片、小刻刀,一点儿一点儿地用按、捏、搓、揉、抠、抹、刻、划等手法,辛苦塑制而成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数百件尊、鼎、壶、钵、洗、瓶、人物、动物、葫芦、山石等样式各异的钧瓷作品,或端庄浑厚、含蓄大方,或飘逸灵动、巧夺天工,形式上求新创异,釉色上五光十色。

       

      640.webp (5).jpg

       

      2019年年初,沐浴着党的十九大的春风,在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大喜日子里,回顾新中国70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年近八十的赵学仁,脑海里不断地升腾起神州大地一幅幅壮丽的画卷。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旗,一面迎风招展的党旗在他的脑海中定格。一个多月后,赵学仁创作团队把一尊高约40厘米、宽40多厘米的钧瓷原创作品,彰显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国共产党党旗》呈现在人们面前。

       

      640.webp (10).jpg

       

      “我们的艺术作品要发挥正能量,要跟上时代步伐,反映时代特点。历史是过去的今天,今天是历史的延续。我相信,今天的原创钧瓷作品,也会成为将来的历史文物。原创钧瓷博物馆属于禹州百万人民,属于国家和中华民族。祖国的文化宝库中,永远都有钧瓷艺术的一席之地!”赵学仁说。

      本文原载于2019年11月15日《许昌日报》6版

      微信图片_20191120154842.jpg

      编辑:钧瓷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