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苗锡锦:甘做钧瓷历史文化守望者

      作者:王增阳2017年11月24日 来源:许昌日报(06版)

      1.jpg

      苗锡锦与外国陶瓷艺术家交流。 吕超峰 摄 

       

      名家名片

      苗锡锦,男,汉族,1930年出生,禹州市神垕镇人,自新中国成立后在该镇工作40余年,曾任神垕钧瓷工业公司钧瓷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神垕镇钧瓷行业管理协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民间工艺美术家,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几十年来,苗锡锦一直从事对钧瓷的研究,参与了钧瓷恢复的全过程,对钧瓷的发展历史作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并有不少新的发现,特别是在神垕境内的下白峪村首先发现了唐代黑釉花瓷古窑遗址,为钧瓷“始于唐”在神垕境内找到了可靠的历史依据,并载入《中国陶瓷史》。苗锡锦平生酷爱钧瓷事业及钧瓷文化,先后收集古钧残片2万多片,编辑出版第一部钧瓷史志文献《钧瓷志》,与苗长强共同出版《中国钧窑考》,为钧瓷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初冬时节,天气渐寒,与苗锡锦先生相约采访。还未驱车到达禹州,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苗长强就打来电话,说自己一会儿也到。

       

      原来,早晨起床外出散步的苗锡锦忘记带钥匙了,打电话告诉儿子苗长强。此时,苗长强正在神垕镇苗家钧窑接待远道而来的客人。在向客人道歉并让妻子招呼客人后,苗长强立刻驱车赶往禹州。

       

       

      群山环绕的神垕古镇,冬季来临之后,在山风吹拂下,气温更低,苗锡锦和老伴儿就会常住禹州,供暖之后,老人生活也更加便利。

       

      在神垕,苗氏是一个传承百年的大姓。苗家钧窑是钧瓷界的知名窑口,苗长强是当今钧瓷界众所周知的大师,苗锡锦更是对钧瓷文化的挖掘、传承和弘扬作出重大贡献的开拓性人物。由于工作的关系,记者对苗家钧窑较为熟识,与苗长强大师也有多次深入交谈。一直以来,对于苗锡锦,记者充满好奇,却一直无缘得见。办公桌上放着他主编的《钧瓷志》以及他与苗长强合著的《中国钧窑考》,闲暇之时,翻看这些钧瓷方面的专业书籍,对记者的工作大有裨益。

       

      在苗锡锦家中的茶几上,满满地堆放着各种书籍。在一本第一版的《钧瓷志》中,密密麻麻粘上了很多书签。“这是第一版的《钧瓷志》,由于成书已经将近20年了,里边的很多内容需要更新,所以我和父亲商量着修改一下,就请出版界的朋友先梳理了一遍,标注出需要更新的内容。父亲最近就在查看里面的修改记录。”苗长强解释道。

       

      东汉王允所著的《论衡》,钱穆所著的《中国文化史导论》《人生十论》,许倬云所著的《说中国:一个不断变化的复杂共同体》……这些书籍占据了几乎整个茶几,有几本由于长期翻看,已经破损。

       

      不一会儿,苗锡锦和老伴儿一起回来了。见记者起身,苗锡锦伸出右手,一边和记者握手,一边说着“欢迎欢迎”。个头不高却身材挺拔,简单的深蓝色棉夹克配羊毛衫,苗锡锦拉着记者坐在沙发上,言谈举止间,充满着儒雅和大气。

       

      1930年,苗锡锦出生于钧瓷之都神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一年,由于读过高小,19岁的苗锡锦被招入刚刚组建的人民工厂(地方国营瓷厂),正式开始自己的陶瓷生涯。勤奋好学的苗锡锦在第二年就当上了厂技术科科长。

       

      “早在1964年,省政府就曾指示当时的禹县人民政府编写一部钧瓷方面的专业志书,但后来因为时代的原因搁浅了。1986年,省里再一次下文,要求继续地方史志方面的工作。当时许昌地区同时立项的还有《烟草志》《花卉志》等。”苗锡锦说,由于专业性太强,许昌地区把这项工作交给了禹州,禹州又交给了神垕。神垕镇成立了专门的小组,组建了编辑室,由苗锡锦担任组长,从各钧瓷厂抽调人手开展工作,担负起了为钧瓷树碑立传的重任。

       

       

      “其实在日常的工作中,我就极为注意搜集钧瓷方面的资料。我们现在经常说钧瓷“始于唐,盛于宋”,但为何说钧瓷“始于唐”,一直以来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也曾奔走跋涉,四处查找。1977年,一个重大发现为这个问题的解答提供了思路。”苗锡锦所说的重大发现,就是神垕镇下白峪村赵家门唐代黑釉花瓷古窑遗址。

       

      1977年冬,苗锡锦在神垕镇钧窑集中产区的下白峪村赵家门的倒流河处发现了沉睡千年的唐代黑釉花瓷古窑遗址,出土的有窑炉、泥池、窑具、残器等。他当即把标本送往北京故宫博物院,经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和李知晏先生鉴定,确系唐代遗存(标本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保存)。这一古窑址的发现,为研究中国陶瓷发展史提供了极其宝贵的新资料,也对之后苗锡锦编写《钧瓷志》帮助很大。

       

      一张白纸,毫无头绪。这是多年以后苗锡锦回忆起当时情形的最大感受。神垕有很多善做钧瓷的高手,但需要下笔著书,难住了大家。怎么办?多问,多看,多听,多学。苗锡锦和小组里的王长仁、晋佩章等人走访钧瓷老艺人,掌握最原始的资料;探寻钧瓷遗址,挖掘第一手资料,还从不同的地方搜集资料。

       

      傅振伦、冯先铭、李知晏……这些在当时就已经极为知名的史志专家、陶瓷专家,苗锡锦不止一次地拜访他们,咨询在整理过程中遇到的一系列问题。到汝州、郏县等地实地走访,到北京、上海等地拜访专家,只要一有线索,苗锡锦就会去搜集、打探。

       

      围绕钧瓷的来历、起源、兴衰、特性等,最终汇集的资料有三四十万字。怎么办?确定篇目、理清头绪,苗锡锦将书籍的篇目定在了十章,分为地理概述、钧瓷资源、钧瓷史略、钧瓷工艺和钧瓷艺术等。“地理概述和钧瓷史略等章节专业性极强,一系列科技上的难题也非常棘手。为此,我找到了地方志史方面的专家,还找到了当时化工部地质勘探部门的柴宗义等人,由有关方面的专家来起草。”苗锡锦说。

       

      在将章节篇目理顺之后,苗锡锦还将许多史料寄给北京、南京、杭州的许多专家学者,让他们提意见,对资料一一进行核对,纠正错误,填补空白,《钧瓷志》于1998年最终完稿。1999年,苗家钧窑拿出了7万元作为出版费用,《钧瓷志》最终出版。

       

      《钧瓷志》一书,对烧制钧瓷的地理环境、历史背景和沿袭变革、窑区分布、制作工艺、美术及其传播、钧瓷的品种和特点,还有各地钧瓷藏品、人物、文献,新中国成立以来钧瓷复兴、承袭、创新、发展情况等,均有详载,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全面系统记述钧瓷的专著,也成为当今学者研究钧瓷的必备书目。

       

       

      从1986年再次立项,到1999年最终出版,《钧瓷志》的编写出版工作历时十余年,花费时间之长,编写难度之大,苗锡锦虽不经常提及,但只要了解该书编写过程的人,都能体会到成书的难度之大。

       

      2000年,苗锡锦在禹州市磨街乡发现底部有“钧州西吴镇周家造至元七年”字样的钧瓷残器,为钧瓷“盛于宋,发展于金”找到了实物证明; 2001年,苗锡锦与山东硅酸盐研究所所长刘凯民合作,发现了唐花瓷同后世出现的宋元钧窑系分相乳光釉的源流和传承关系,为钧瓷“始于唐,盛于宋”找到了科学的理论依据;2012年,苗锡锦和苗长强共同出版了《中国钧窑考》,对钧瓷“始于唐,盛于宋”的缘由、唐钧釉的本质与宋钧釉的关系、神垕镇的命名、神垕卢氏与钧窑等问题,提出了自己新的见解。

       

      “《钧瓷志》已经两次再版,发行1万多册。钧瓷虽然传承发展了1000多年,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一个系统的脉络总结。由此来看,它对钧瓷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苗锡锦说,这本书出版的最大意义,是给钧瓷做了个“广告”。以前多是专家、藏家鉴赏、收藏钧瓷,《钧瓷志》则普及了钧瓷知识,让人们了解到钧瓷的来源和珍贵之处。

       

      理论与实践结合,在著书立说的同时,苗锡锦还长期从事钧瓷创作。他的作品都是手拉坯,器物不大,但精妙无比,《天球瓶》《驺虞八方进宝瓶》《金蟾送宝瓶》《乾元双喜尊》等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可以说,钧瓷作为宋代五大名瓷之一,代表了中国陶瓷艺术的最高水平。就目前来看,钧瓷艺术正在经历着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什么是好的钧瓷?这个问题很难有一个固定的答案,但一般来说,能够体现钧瓷的窑变文化内涵,能在型、工、釉等方面体现钧瓷之美的作品,就是好的作品。”苗锡锦说。

       

      在苗锡锦看来,钧瓷是窑变的艺术,是天人合一的产物,有很强的艺术魅力和生命力。钧瓷是老祖宗的发明创造,我们的祖先了不起,早在宋代就完成了分相乳光蓝釉和铜紫红窑变釉两大发明,使钧瓷成为一个独立并具有个性的瓷种。钧瓷艺术来源于大自然,又体现着大自然的独特之美,它窑变出来的万千色彩与大自然中的不同色彩都可以找到相似之处。

       

      “近年来,钧瓷的传承和发展走了很多弯路。到了今天,钧瓷艺术重新迎来了百花齐放的发展局面。但在我看来,不管是钧瓷艺术还是其他艺术门类,都没有达到自己应有的高度。”苗锡锦说,不管是中国人还是中国艺术,都一定可以走在世界的前列,钧瓷也能成为代表世界艺术最高峰的艺术。

       

      什么是好的钧瓷?好的钧瓷能够跨越时空,由宋代到现在甚至以后也传承不衰;好的钧瓷能够跨越地域,影响着从神垕到禹州,再到中国甚至世界的审美取向。古人有古人的追求,今人有今人的审美。既不能以传承为理由因循守旧,也不能以创新为借口异想天开,而是要创新不离宗,仿古不泥古。对于钧瓷的未来发展,苗锡锦有着自己的看法:“钧瓷艺人不能只想着赚钱,也要考虑为钧瓷的传承和弘扬留下一些东西。今天的钧瓷,在多年以后同样可能成为经典。因此,钧瓷艺人要创造出属于当代的钧窑作品,像我们的祖先一样,给子孙留下宝贵遗产。”

       

      考古研究,他的“始于唐,盛于宋,发展于金”实地考究的重大发现影响深远;著书立说,他的《钧瓷志》《中国钧窑考》等钧瓷书籍成为钧瓷文化研究的标杆;烧制钧瓷,他的钧瓷作品闪耀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光彩。立德、立言、立行,苗锡锦已成为钧瓷历史文化的守望者和探索者。

       

      (原文标题:为钧立志 ——记钧瓷文化学者苗锡锦)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