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赵松义:孜孜探索为炉钧

      作者:陈建2017年11月24日 来源:钧瓷网

      2.jpg

      赵松义大师近影 

       

      早就听闻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赵松义的炉钧作品多次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中国陶瓷“大地奖”金奖,其中一件金奖作品以28万元的“传奇价格”被钧瓷爱好者收藏。

       

      我经常浏览钧瓷网(www.junci360.com),对赵松义大师及其艺术成就已有初步的了解,大师炉钧作品不可言喻的美,震撼着我的心灵。美是相通的,美是永恒的,创造美的大师也一定是美好的,我也因此萌生了拜访赵松义大师的强烈愿望。11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我和许昌钧友一行4人踏上了寻访赵松义大师的神垕之旅。

      1.jpg
      作者与赵松义大师
       
      赵松义大师的“炉钧一坊”位于神垕镇杨岭村肖河桥边的一处普通民居内,只是院墙上、墙角边不知是装饰用抑或是随意丢弃的钧瓷,使小院在相邻的村舍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一眼望去便能猜想到它是神垕独有的家庭式钧瓷作坊。踏入院落,杨柳依依,整洁有致,左边是造型、晾坯、素烧车间,右边是一排“鸡窝窑”炭炉。走进展厅,映入眼帘的是造型古朴、端庄大气、釉质浑厚、含蓄沉稳的炉钧精品,真可谓琳琅满目、熠熠生辉。在同行钧友的赞叹声中,赵松义大师为我们讲述了炉钧的历史、自己的成长历程和艺术成就。
      1.jpg 
      赵松义炉钧作品《天球瓶》  
       
      “70后”的赵松义是土生土长的神垕人,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受政府委派管理镇办煤矿,业绩斐然。2008年毅然放弃自家效益可观的炉钧生产,临危受命出任杨岭村党支部书记,义无反顾地为乡亲父老倾注全部心血……杨岭村的老少爷们提起赵松义,没有不竖大拇指的。如今专注炉钧研究和烧造的赵松义大师,在神垕镇依然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特有的文化基因和成长氛围,使赵松义与钧瓷结下了不解之缘。16岁时,一个偶然的机缘使他成为卢家第四代传人卢正兴老艺人的弟子,从此潜心学艺,专攻炉钧烧制技艺。1995年,创建赵氏卢钧窑(炉钧一坊前身)开始烧造炉钧;2015年,因其炉钧烧制技艺的独特贡献,被授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
      1.jpg
      赵松义炉钧作品《双龙尊》 
       
      赵松义秉承手拉坯成型、小炭窑烧制的传统工艺,其作品造型古朴端庄,浑朴敦厚,胎质细腻坚实,釉色斑斓莹润,气质雍容高雅,给人朴实、庄重之感,尤其作品釉面红、紫、绿、金、银、铜色晶斑,有的如簇簇山花竞相开放,有的似片片雪花晶莹剔透,银星斑点像蔚蓝色的夜空群星闪烁,金星斑点似炼金炉中金星飞溅……纹路千姿百态,秞画意境无穷,在神垕瓷区众多炉钧窑口中别具特色。
      1.jpg 
      赵松义炉钧作品《佛尊》  
       
      近年来,赵松义大师的炉钧作品获得国内工美行业最高奖——“百花奖”6项,陶瓷行业最高奖——“大地奖”7项,其他全国和省级奖项更是不胜枚举,作品多被国内外各级机构和藏家争相收藏。由于其独特的“一窑一器”炭烧工艺局限,赵松义大师的炭烧炉钧产量少、成品率低,加之藏家推崇,作品的市场价格曲线持续高企,藏家多需提前预定,且需6位数上下的价格才能抢收囊中。
       
      赵松义大师谈到钧瓷的现状和发展,认为炉钧是在传统钧瓷的基础上结出的硕果,钧瓷在1300多年的烧制历史上,从未间断创新和发展,因此炉钧不能故步自封,同样需要创新发展,炉钧要在创新釉色的同时,将炉钧釉色应用到更加多变的器型之上。“丰富炉钧釉色、创新炉钧器型是我探索和追求的目标。”赵松义大师对今后的发展充满信心。
      1.jpg 
      赵松义炉钧作品《玉壶春》 
       
      在拜访过程中,赵松义大师始终面带微笑,说话谦和,给人敦厚、低调的印象。当说起前辈钧瓷大师的时候,他总是表情虔诚,从人品到作品无不由衷称赞;谈到自己时,总是谦称“俺就是个钧瓷工匠,烧好炉钧是俺的本分”。赵松义大师的谦恭与睿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程途中,同行的朋友无不感叹:在神垕体验到了钧瓷文化的厚重,从炉钧一坊的作品看到了当代炉钧的最高艺术成就,感受到了钧瓷大师的风范。
       
      是啊,这是我们神垕之旅的共同收获。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