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钧瓷创新,请先树立正确的审美观

      作者:方塘2017年11月09日 来源:钧瓷网

      实不相瞒,2006年在许昌参加工作,才第一次听说钧瓷。工作不久,才在一个领导的办公室见到钧瓷。领导每次收拾屋子,我和同事都要前去帮忙。每次挪动书柜,领导总要小心翼翼地搬动三五件钧瓷。左摆摆,右放放,视若珍宝。那几件钧瓷并不漂亮,当时我以为。

       

      多年来,钧瓷时不时与我擦肩而过。比如,朋友去禹州采访,带回来一两件钧瓷。当时我还在租房住,仍厚着脸皮把朋友的钧瓷掂走;一次去具茨山采访,禹州方面也送了一件钧瓷,我也笑纳了;一次,一篇小文获奖,也获奖一件钧瓷。这些钧瓷都是与我擦肩而过的过客,并没有引发我去到神垕的欲望。

       

      640.webp.jpg

       

      10年后的2016年,3月初,我因公务来到位于禹州市区的中国钧瓷文化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凝视钧瓷,才真正打心眼里感觉,钧瓷,原来确实很美。4月初,我第一次到神垕,来的窑口是晋家钧窑。这一天,参观了晋佩章钧瓷艺术馆、瓷辉钧窑、红远钧窑。虽然已有孔家钧瓷带给我的视觉冲击,但走访了神垕几家窑口之后,从一个普通人的心底觉得,钧瓷,确实非同一般,它美在特色,美在多样,美在自然。

       

      640.webp (1).jpg

       

      老生常谈的话,我并不爱说,但想演绎一下,一件美丽的钧瓷,实际上,并不见得非要出窑万彩,就那么几种颜色,窑变好了,它就很漂亮;也并不一定非要窑变出一个图案,它就那么自自然然地流、自自然然地拐弯,甚至就那么自自然然地浑然天成,有留白、有凝结,它就是美的;甚至,它就那么随便红彤彤的,或者紫乎乎的,甚至上面有一些暗斑,像人被扭了几下,很多时候,它也很耐看。

       

      640.webp (2).jpg

       

      我说这一切,前提是非常经典的器型,或者,非常好的创新器型。比如,承古创新的器型。你看孔家钧窑12年来在东盟博览会上的国礼,其中有几件,我个人以为是很经典的,真正意义上承载了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你看刘家钧窑的几件作品,确实有着古代某些器物的影子,但古代确实没有这几种器物。晋家钧窑的一些作品,也有类似的感受。窃以为,这样的创新,很难得,它让人感觉钧瓷是美的。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还有一些钧瓷作品,茶器、香器、花器等实用器,有的古色古香,有的古中透出现代气息,比如老、中、青三代钧瓷人都在做的钧瓷壶,其中一些作品,确实让人感觉,钧瓷既实用又耐看。及至最近,看了很多“70后”、“80后”甚至“90后”的作品,不管传承先人的,还是自己创新的,感觉认认真真做钧瓷的人,钧瓷做得都还是不错的。不敢说让人眼前一亮,但足可称得上耐看。

       

      640.webp (5).jpg

       

      640.webp (7).jpg

       

      但是,我要说但是了,可能要得罪人了。但是,有相当一部分钧瓷,请恕我直言,不仅谈不上美,相反,是非常难看、非常难看的。这些钧瓷,一下子会把我拉回2006年到2016年这10年对于钧瓷的印象:总在眼前晃,但我不想再多看一眼。红不是红、紫不是紫、蓝不是蓝,反正搭配得让人看了心里堵得慌。放在那里,纯粹是一个死物,是一堆泥。说一堆泥,还是好听的。我见过很多素烧的钧瓷,素烧的钧瓷也比这些上了釉的钧瓷好看。这些釉色的钧瓷,有的被称为传统釉色,有的被称为创新釉色,但不管是传统还是创新,都很难看。一句话,釉色不过关,就在这当起“出窑万彩”的钧瓷了。

       

      还有一些钧瓷,把传统器型拉长或者拍扁,比例不当,不仅失去了原有器型的韵味,而且并不符合现代社会审美价值观;更多的创新,是随意给传统器型增加饰物,恨不得把他想到的所有吉祥物都加上去,龙,凤,麒麟,蜗牛,鱼,狮子头,祥云,或堆砌在一起,或凸出,或镂刻,没有任何审美,就是给硬生生放在一起,还硬生生地说,这就是钧瓷,这就是钧瓷创新器型。

       

      640.webp (8).jpg

       

      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这些钧瓷在相当多的场合,被相当多的人奉为“重器”、“珍品”。我曾暗暗怀疑自己的审美,遇见别人说好看、自己认为不好看的钧瓷,拍了照,拿回家,让家属看,让朋友看,让同事看,小心翼翼地做问卷调查。一次,一个生于禹州的学者当即说:“这个作品,咋获奖呢?这创新创的,活生生创出了一个妖精!”越来越多的问卷分数验证了我的审美,偏差不大。一些所谓的“重器”、“珍品”,并不美。

       

      所以,今天,绕了这么大个圈子,我要提出来,钧瓷创新,形成正确的审美观真的很重要。如果审美观不正确,你要么会指鹿为马,要么会南辕北辙,最终只会缘木求鱼,辛辛苦苦创作的东西,并不漂亮。

       

      那么,什么样的钧瓷是漂亮的钧瓷?笔者愚钝,说不上来。笔者只知道,好看的钧瓷,应该像一个人,不管是个高个低,不管长相如何,它应该有起码的精神气质,站在任何地方,或端庄或伟岸或柔婉或温和,或气度不凡,或舒展开朗。而不应该是弓腰驼背、皱皱巴巴、歪眉斜眼、猥猥琐琐。

       

      笔者有一个建议,你不妨多看看那些大家的作品,一定要多看。那些大家的作品,也并不都是漂亮的,但其中的一部分作品,达到了现代钧瓷所能达到的高度。你要知道,真正好看的作品是什么样的。

       

      还有,你一定要好好观察、研究那些先人的作品——出戟尊、水仙盆、葵花洗,从这些经典作品的边、角、沿、棱、底、肚、足去好好观察,知道真正意义上的达到美学至高境界的作品到底美在哪里。

       

      640.webp (9).jpg

       

      更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多看看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里的博物馆里陈列的器物,从陶器、铜器、银器到瓷器以及任何现代材质制作的艺术品,他们到底美在哪儿。他们被摆放到博物馆,一定是有原因的。

       

      钧瓷创新,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为什么有些人一说创新,吓得大家都说好呢?是因为创新自己附带的价值取向,让我们自我矮化了,或者自我蒙蔽了双眼。老实说,任何创新,都是需要鼓励的,但并非任何创新都得拍手叫好。因为,创新本质上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只有符合审美的创新,才是应当被认可的。

       

      640.webp (10).jpg

       

      钧瓷创新,当然要反复磨砺,当然要反复推倒重来,当然要从实实在在的实践中得来。你会说,劳动创造了美本身,你不说让我尝试,我咋创造美?我要说的是,你可以劳动,可以实践,但别捂着眼创新,也别故意闭着眼创新。没有一个正确的审美价值观,你会不会把很好看的作品给“砸瓷立窑”了呢?

       

      我想对对我很好的钧瓷人说,钧瓷创新,请先拥有正确的审美观!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