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禹州十三堂——以钧会友

      作者:王增阳 文/图2017年08月01日 来源:许昌晨报(A12版)

       党经纬近影  王增阳/摄

      药有十三帮,因为繁盛的中药材交易,禹州自清朝以来形成了因地域、经营品种等不同而称谓不一的药帮,有药行帮、药棚帮、甘草帮、党参帮、茯苓帮、江西帮、山西帮、怀庆帮、陕西帮、祁州帮、汉帮、宁波帮。这些药帮并称“十三帮”。食有十三碗,禹州十三碗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传统名肴,是地地道道的农家菜肴,已有数百年历史,经历代乡厨不断改进,选料考究,做工精良,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体现了华夏饮食文化朴实无华的一面。

       

      十三这个数字,与禹州有很深的渊源。近日,从多位钧瓷大师和藏家的口中听说许昌市中国钧瓷收藏家协会秘书长党经纬在禹州筹建了一个场馆,收藏了不少“好东西”,记者与其联系,前往禹州一探究竟。在打造这个兼具钧瓷作品收藏、钧瓷文化推广和餐饮相结合的场馆时,党经纬将其定名为“禹州十三堂”,将十三这个数字与钧瓷紧密联系起来。

       

      “在很多年以前,我就有建一个以钧瓷为主题的综合性场馆的想法,为钧瓷大师与钧瓷藏家搭建起沟通的桥梁。后来,我置办了这里的房子,但由于事务繁忙,一直没有真正落实。直到去年,我才将这个计划真正落实。”在位于禹州市府东路中段的禹州十三堂,党经纬向记者讲述他的构想和计划。

       

      “先随便看看吧。”在党经纬的带领下,记者前往禹州十三堂的第一堂——一言堂。这是一个供钧瓷大师和钧瓷藏家随意交流的场所。落地窗、绿植、沙发、茶几、书桌、案台……简单随意的布置,可供 10 余人在此参加活动。“在我的构想里,每隔一段时间,我会邀请钧瓷大师和钧瓷藏家来到这里,每一期定一个主题,举办沙龙活动,交流钧瓷创作经验,探讨钧瓷收藏知识。”党经纬说。

       

      在一言堂,最吸引人的要数靠墙摆放的博古架。在博古架上,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已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富安和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晋佩章的作品。“介绍一下这些宝贝吧。”记者说。

      益寿瓶.jpg

      《益寿瓶》 刘富安 作品

      “这个博古架上只摆放着刘富安和晋佩章两位已故钧瓷大师的作品。刘富安大师的《蜗牛钵》《梅瓶》《秀玉瓶》等,晋佩章大师的《弓耳瓶》《鹅颈瓶》《鱼篓尊》等,都是钧瓷界赫赫有名的作品。这些作品是两位大师钧瓷创作思想和创作水平的绝佳展现,是我多年收藏生涯中拥有的重要作品。”党经纬说。

       

      在钧瓷收藏中浸淫多年,党经纬知道两位大师作品的珍贵。刘富安的作品追求自然天成的釉质和釉色,其作品造型规整、简洁大气,釉色表现出很强的层次感和流动感。晋佩章的作品坚持古朴为本的设计方略,造型力求精练粗犷、典雅端庄、线条流畅、崇尚自然。

       

      双雄堂、三国堂、四季堂、五魁堂、六顺堂……党经纬为禹州十三堂的不同房间都命名了,体现着浓浓的文化气息。另一个房间摆放着党经纬收藏的郑召钧窑作品。“可能很多进入钧瓷收藏领域较晚的藏家,对郑召钧窑已经有些陌生了。郑召钧窑建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兴盛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终止于20世纪90年代末。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四家国有和集体瓷厂已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郑召抓住时机,开办钧窑,聚集了一厂、二厂、国营厂的技术骨干,烧制了一批不可多得的好作品。郑召钧窑的煤烧大件作品绚丽多彩、气势雄壮,不少作品极有收藏价值。”党经纬说。

       

      在收藏有孔相卿、杨志、苗长强、杨国政、晋晓瞳、李建峰等当代钧瓷大师作品的房间,记者感受到了一条清晰的脉络。“你看,这几件作品是孔相卿大师在20年前烧制的,孔家钧窑当时正引领民营窑口不断发展。”党经纬说,展柜中不仅有这些钧瓷大师近年来烧制的作品,还有很多是这些大师10年甚至20年前烧制的作品,极为珍贵。“不少钧瓷大师来到这里后,笑言自己都没有保存多年前的作品,你这里都有。”党经纬说。

      536848_12994292045dwx.jpg

      《铺耳尊》 晋佩章 作品

      其他房间还摆放着众多红色钧官窑钧瓷作品。“钧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恢复烧制至今,红色钧官窑阶段是一个重要时期。如今,神垕镇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等近百位技术骨干,大多与红色钧官窑时期的技艺传承密切相关。他们支撑着禹州的钧瓷行业,使钧瓷作品各具特色并烧造出民族艺术精品。”党经纬说,在近 30 年的时间里,红色钧官窑在恢复创研、试验烧制、批量生产、国礼研发、出口艺术品定制中,烧出了数以万计的新工艺作品,产生了众多精品之作。近年来,“红色钧官窑”瓷器得到收藏界的高度关注,其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历史价值、收藏价值、社会价值进一步显现。

       

      中午时分,记者和党经纬在禹州十三堂就餐。简单的小菜,地道的卤肉,入味的面条,边吃边聊钧瓷。“为钧瓷大师和藏家提供交流的场所,让他们可以讲、可以听、可以赏、可以吃,这是我建立禹州十三堂的重要目的。禹州十三堂给大家提供了一个了解钧瓷文化的好场所。”党经纬说。

       

      禹州十三堂,有钧,有茶,有餐,让人不由得在浓厚的钧瓷文化氛围中感受钧瓷艺术的无穷魅力。

      编辑:junci2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