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卢钧之辨】景德镇“炉钧”的祖宗在哪?

      作者: 王忠全2016年12月29日 来源:钧瓷网

      小编语

      昨天,本网刊发了王忠全先生的“卢钧之辨”第二篇,主要探讨了明代钧瓷是否断烧问题。今天,我们刊发第三段落——“炉钧”的概念探析以及与“卢钧”的历史渊源。王忠全先生通过对“炉钧”概念的探索分析,“卢钧”与“炉钧”的辨析结论水落石出:景德镇的“炉钧”就其本源来讲也姓“卢”而不姓“炉”,“卢钧”才是其正宗的鼻祖。二者虽然在艺术表现形式上有所不同,这是由历史的原因、地域的原因、原料的原因和人为的原因等所造成的。

       

      “炉钧”作为瓷器的一个品种出现最早出自清乾隆时期的《南窑笔记》和清人唐英的《陶成纪事碑》中。

      《南窑笔记》是这样解释的:“炉钧一种,火炉中所烧,颜色流淌中有红点者为佳,青者次之。”故有人据此解释为:因在炉型窑中采用还原工艺烧制而称之为“炉钧”,但究竟何谓“炉型窑”至今没人能够解释清楚。

      《陶成纪事碑》中则将“炉钧釉”释为“如东窑、宜兴挂釉之间,而花纹为流淌变化过之”。据此,还有人认为“炉钧”与宜兴仿钧有传承关系;

      我们知道,雍正瓷器素以精细典雅的艺术风格而著称,特别是颜色釉瓷的烧造品种繁多,制作精湛。炉钧釉是清代雍正时期仿烧的低温窑变花釉品种之一,盛行于雍正、乾隆两朝,这已是毋庸置疑的一个事实。从传世的景德镇炉钧釉瓷器来看,工艺精湛,釉色美妙。据分析,炉钧釉以铜、钴、铁等元素为呈色剂,烧成后釉呈红、蓝、绿、紫、青等色,釉层肥厚,釉面自然垂淌,相互熔融,形成彩斑或条纹等窑变效果。但其釉层不透明,开小细片,器足涂釉,内底一般有款。同时期景德镇还烧有仿钧窑变釉,这种瓷器内壁釉面为柔润的洁白色,其外壁多以红色为主,有浅蓝色细纹,红蓝掩映,釉水有成旋涡状,有成花朵状,开片自然,偶有流釉现象。

      从一定意义上讲,景德镇所烧的“炉钧”或“仿钧窑变釉”等器物虽然都有自己的特色,但仍然属于仿钧的范畴,就其风格或品相上讲,与传统宋钧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宋钧以蓝色乳浊釉和铜红窑变釉形成的幻化莫测的艺术形式而闻名于世,开创了颜色复合釉的先河。可以说宋钧那种厚重典雅的风格和宝光内蕴的品质对后世影响极大。

      但我们今天所要搞清楚的不仅仅是景德镇“炉钧”本身所具有的特点,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景德镇的“炉钧”究竟是从哪里所来的这样一个事实,也就是说要查清“炉钧”的身份。我们说任何事情的发生和发展都有其自身的因果关系,“炉钧”当然也不例外。我们今天谈景德镇“炉钧”必谈一人;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又必谈一地:所谓一人是指清乾隆时期的唐英而言;所谓一地则是指钧瓷发源地禹州的神垕而言。

      唐英(1682---1756),字俊公,隶汉军正白旗,沈阳人。雍正六年,监江西景德镇窑务,协助年希尧烧造瓷器。雍正十三年接替年希尧职务,任管理淮安扳闸关税务,兼领陶务。唐英在职将近三十年,先后为雍正和乾隆两代帝王烧制瓷器。由于他潜心钻研,躬身力行,与窑工们同吃同住,为清代的陶瓷辉煌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对于五大名瓷来讲,康熙时期熊氏督窑期间就开始仿汝、官、哥窑烧制,史称“熊窑”。雍正即位后,对钧瓷可以说情有独钟,据《清档》雍正记事杂录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郎中海望持出菊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交给年希尧照此款式做钧瓷,将霁红、霁青釉色烧造,钦此”。同年,唐英根据雍正谕旨为仿烧钧瓷,专门派吴尧圃到禹州神垕学习钧瓷配方及工艺。吴尧圃何许人也?吴尧圃为安徽人,长期客居景德镇,能仿古法自为窑器,产秘色瓷,与唐、熊、年三窑并称,谓之“吴窑”。足见吴尧圃的陶瓷造诣极深。临行前,唐英专门作诗赠与吴尧圃。诗曰:“絮落花飞春已暮,几欲留春春不住;离筵黯黯趁春开,春风引客均(钧)州路;山山水水几许长,帆墙云树愁苍茫;谷城黄石岘首泪,酒材诗料携轻装;丈夫出门各有道,知己情深在怀抱;此行陶冶赖成功,钟鼎尊罍关国家;玫瑰翡翠倘流传,搜物探书寻故老;君不见,善游昔日太史公,名山大川收胸中;陶鎔一发天地秘,神功鬼斧惊才雄;文章制度各有别,以今仿古将毋同;不惜骊驹三叠唱,内顾无忧行色壮。荆襄一水游有方,不比天涯成孟浪。荷香蒲绿掉归舟,倚闾白发颙颙望”见唐英所著《陶人心语》。

       唐英之所以反复告诫他,就是要他来河南取真经,这首诗最应关注的两句,一句是“此行陶冶赖成功,钟鼎尊罍关国家”,这里讲的“此行陶冶赖成功”,说明唐英对吴尧圃的钧州之行充满期待;“钟鼎尊罍关国家”说的是瓷器造型,意思是说钧瓷那种端庄大气的造型都是关乎国家政权的礼器,来不得一点马虎;再一句是:“玫瑰翡翠倘流传,搜物探书寻故老”,这里讲的“玫瑰翡翠倘流传”是钧瓷自然流动所形成的窑变釉色,即红似玫瑰,绿如翡翠。单就这种釉色而论,就是典型的“卢钧釉”而不是“宋钧釉”,所谓“搜物探书寻故老”说的就更明白了,要找到钧瓷的实物和钧釉的配方,就必须要到钧瓷的故乡神垕镇,这样才能取到真经。短短几句话就说的如此明白,其中有嘱托、有要点、有方法、有目的。这一点,我们从图一所示的明代两块卢钧釉瓷片来看,足以找到这种“玫瑰翡翠倘流传”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与传世宋钧那种 “里兰外红”的特点差距很大。明白了这些,我们就知道了唐英希望吴尧圃到钧州是干什么了,就是要学习卢家烧制钧瓷的配方及工艺。

      如是,这就为我们判断江西景德镇“炉钧”的由来提供了重要依据。也就是说卢家早在明代已经能够烧造“玫瑰翡翠”般的釉色,而这个釉色也正是雍正皇帝所喜爱的釉色。这一点从景德镇所烧传世炉钧来看,没有跳出这两种主要的釉质成色,只是因为景德镇与神垕镇因当地原材料不同而烧出的效果略有差距而已,即神垕镇称这种釉色为玫瑰红、翡翠绿;景德镇称这种釉色为霁红、霁青(见图三)。明白了这些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唐英派景德镇的顶尖瓷器高手吴尧圃到神垕取经的真实意图。同时,从图一明代的两块卢钧瓷片与图三的这件卢钧釉灯笼瓶相比较,而者确有师承关系。

       

      aa.jpg

      (图三)清乾隆·炉钧釉灯笼瓶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1年春季拍卖会”拍品,成交价103.5万元

       

      钧瓷之源在钧州,景德镇要仿烧钧窑,一定要到钧州的神垕来学习。而神垕的卢家技术又最全面,所以他们在学习中就难免会有“卢家钧窑”这个概念。“卢家钧窑”对炉钧来讲影响甚大,所谓的“卢家钧窑”实际上就是“风箱式小窑炉”,这种小窑大概就是直径在一米三左右的窑炉,其窑炉中间只能装一个匣钵,匣钵里要么装一件大点的坯胎,要么装两到三件小点的坯胎,周边堆满蓝炭,用人工推拉式风箱催火,炭尽器成。此种烧制方式成功率极低,有“十窑九不成”之说,但偶尔出一件珍品,其价格也相当高。时至今日,这种窑炉在神垕作为传统烧制技艺仍有保留,如当代钧瓷艺人李和振所建的几个风箱式窑就是这种窑。只是原来用推拉式风箱催火变成了如今用小电动鼓风机催火而已。所以,吴尧圃在神垕取经时,不仅要学习卢家的钧釉配方,同时也一定会学习卢家的这种用“推拉式风箱窑炉”的烧制方法,这在景德镇就有了所谓的“炉型窑”。可见,这种过去无人明白的“炉型窑”实际上就是“推拉式风箱窑炉”的转换名称而已。当吴尧圃把在神垕所学的技术带到景德镇后,很明显,作为清代官窑来讲,他们都不可能把仿烧的钧瓷叫作“卢钧”, 因“卢”为姓氏,而作为皇家御窑来讲,不可能以“卢”姓来命名御仿钧窑,但他们又离不开从“卢家”所学的工艺与配方,于是景德镇就有了所谓的“炉型窑”和“炉钧”之名,这应该就是“炉钧”之概念的由来。不客气地讲,皇家御窑能用“卢”之谐音“炉”作为瓷器之名,已经是对“卢家”最大的认可或者说是恩赐了。

      由此而论,清乾隆时期《南窑笔记》所解释的“炉钧一种,火炉中所烧”,应该是站不住脚的。何为“火炉中所烧”,任何瓷器不通过火炉中高温锻造就不可能称其为瓷器。我们可以想象,为什么景德镇的“青花”和“粉彩”不叫“炉青花”或“炉粉彩”呢?可见,“炉钧”之名与“卢家”是有很深渊源的。

       

      结论

      了解了“炉钧”与“卢钧”之名的由来,可以说“炉钧”与“卢钧”的真实面目都露出了端倪。也就是说景德镇的“炉钧”就其本源来讲也姓“卢”而不姓“炉”,“卢钧”才是其正宗的鼻祖。二者虽然在艺术表现形式上有所不同,这是由历史的原因、地域的原因、原料的原因和人为的原因等所造成的。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晋佩章先生在世时曾说过:“五六十年代,神垕艺人到景德镇去,那里的艺人都远接远迎,为什么?因为景德镇的钧瓷是从神垕学的,所以他们才尊称神垕的艺人为老师”。这说明什么?说明了景德镇所烧的钧瓷和神垕有渊源的,所以他们称神垕的艺人为老师就不足为奇了。时至今日,在神垕的近二百个窑口中,起码有五十多个窑口还在烧制“卢钧”,而且非常红火。当然,至于“卢钧”的叫法是否科学,我认为是不科学的。因为不管是卢家烧的“卢钧”或张家烧的“卢钧”,虽然他们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如从科学意义上讲,他们都属于钧瓷的范畴,所以他们只能叫钧瓷,而不应叫“卢钧”。

      当然,“卢钧”的称谓之所以能够保持至今,这里面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公认。但更多的是人们对卢家在钧瓷发展史上和新中国成立后所保留下来的烧制工艺和钧釉配方的尊重。的确,“卢钧”作为钧瓷的一个流派,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一部分,确实值得后人永远的敬仰和珍惜。

       

      附录:

       参考资料:

       《禹县县志》 

       《荆溪疏》(明)王稚登撰

       《景德镇陶录》清嘉庆年间蓝浦所著

       《遵生八笺》明万历高濂所著

       《通雅》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学者方以智先生所著   

       《钦定日下旧闻考》清乾隆时期学者英廉所编 

       《南窑笔记》清乾隆时期所著,作者佚名,仅存旧抄本

       《陶成纪事碑》清雍乾时期唐英所立

       《陶人心语》清雍乾时期唐英所著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