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卢钧之辨】明代钧瓷断烧了吗?

      作者:王忠全2016年12月28日 来源:钧瓷网

      小编语

      昨天,本网刊发了王忠全先生的“卢钧之辨”首篇,主要探讨了卢家究竟何时烧造钧瓷的问题。今天,我们刊发第二段落——明代钧瓷是否断烧。王忠全先生认为,明代钧瓷是否断烧,也是研究“卢钧”与“炉钧”辨析等一系列课题不可回避的问题——因为,它与明代神垕镇卢家是否烧制钧瓷以及清代雍正时期景德镇“炉钧”的形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让我们继续跟随王忠全先生的笔触,真正游弋于卢钧的知识海洋。

       

      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钧瓷在宋代作为五大名瓷之一,曾创造了辉煌的历史。金元时期,全国各地仿钧成风,以致形成了庞大的钧窑系。但到了明代,随着陶瓷中心的南移,北方瓷业处于衰退期,包括钧窑都是一样,而这一时期,景德镇瓷业异军突起,形成了一枝独秀的局面。正基于此,不少研究者认为,明代为钧窑的断烧期,也就是说明代没有钧瓷。其理由有两点:一是元末战争使神垕的窑工丧失了烧制钧瓷的基本条件,并导致大量窑工南迁;二是明代第十六位皇帝为宋神宗,其名为“朱祤钧”,因钧窑犯了君名之讳,故明代钧瓷断烧。这些理由看起来似乎无可挑剔。

       

      明代钧瓷真的断烧了吗?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且不可回避的一个历史问题、或者说是一个学术问题。

       

      首先,说元末战争导致钧瓷断烧几乎不可能,因为金元时期全国大部分地区包括内蒙在内都在仿烧钧瓷,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钧窑系,虽说受战争影响,但战争影响绝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大,更不会因为局部的战争而使钧瓷断烧。

       

      其次,说钧瓷犯了明神宗朱祤钧(1563---1620年)之“钧”字之讳而断烧。这种说法也从未见史书记载。我们可以推断一下,明代是1328年建立的王朝,而明神宗则是1563年才出生的儿皇帝,这中间已经经历了235年的历史,所以即便是明神宗时期断烧的,那么明神宗之前的235年难道也断烧了吗?据禹州县志介绍,明神宗即位,因避讳改“钧州”为“均州”,只是金字旁的“钧”改成了土字旁的“均”,从一定意义上讲,瓷源于土,这并不影响钧瓷本身的属性。所以如果我们今天把所谓明代钧瓷断烧的罪名强加于明神宗的头上,这即不客观也不公正。同时,如果一定要说避讳的话,那么为什么江苏的宜兴和广东的石湾还一直在烧仿钧瓷器呢?宜兴仿钧始于明代中期,最初是为了弥补紫砂胎体表面粗涩的缺陷而施钧釉烧制,据明代王穉登《荆溪疏》所记:“宜兴古阳羡也,一名荆溪——蜀山黄黑二土皆可陶,-----近复出一种似钧州者,获直稍高陶者甬东人,非土著也”。清嘉庆年间蓝浦所著《景德镇陶录》曰:“明代烧造为江南常州府宜兴人欧之明所制,形式大半仿钧故曰“宜钧”。从这些记载中可以了解宜兴仿钧之梗概。其实,明代时,景德镇也开始仿钧,谓之“窑变器”,明后期,广东石湾窑的仿钧,谓之“广钧”。

       

      那么,明代的神垕又是什么情况呢?明万历高濂《遵生八笺》载:“均州窑,有朱砂红、葱翠绿、茄皮紫、红若胭脂、青若葱翠,紫若墨黑者为上品”。明万历就是明神宗的年号,这里明确记载的就是均州窑。同时他所记载的这些色彩,与传统宋钧和卢钧釉极为接近。

       

      另有这样一条记载也可作为我们研究这一问题的突破口,明末清初有位著名的思想家、学者方以智先生曾著《通雅》一书,其中有这样一条记载:“其曰钧州,有五色,即汝窑一类也。窑变则时有之,报国寺观音,窑变也”。

       

      “报国寺”位于北京西城区。始建于辽代,明代早期塌毁,成化二年(1466年)重建,改名慈仁寺,俗称报国寺。也就是说重建的报国寺中有一尊类似汝窑一类的五色窑变釉观音塑像供奉在哪里,而且说得很清楚是来自均(钧)州的五色窑变釉瓷器,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起码说明了明代的钧州仍然是在烧制钧瓷的。

       

      对于报国寺供养的观音塑像,清乾隆时期英廉所编《钦定日下旧闻考》也有记载:“(大慈仁寺)寺后有毗卢阁,为当时北京卢沟桥行骑历历可数。阁下瓷观音像高可尺余,宝冠绿帔,手捧一梵字轮,相好美异,僧云得之窑变,非人工也”。这里尤其注意的是“宝冠绿帔”,说的就是釉色。可见,报国寺中的这尊窑变釉钧瓷观音塑像成于明代,至清乾隆时期仍保存完好。

       

      再者,1980年,考古工作者曾在神垕镇西大街办事处院内,发现了一座明代古钧瓷窑址,在此出土了相当一部分这一时期烧制的钧瓷瓷片,并同时出土了一件刻有“天启六年”和“祁造”的陶范。另外,郑州收藏家李经谋先生就藏有一件刻有“天启年制”(图二)的钧瓷盘。天启年间是什么时候?“天启”为明神宗的儿子明熹宗朱由校的年号,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一直到明代后期神垕镇一直在烧制着钧瓷。而另一“祁造”的陶范则说明,神垕镇在明代不仅有卢家在烧造着钧瓷,而且还有祁家和更多的姓氏家族在烧造着钧瓷。

       

      未标题-2.jpg

      图二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搞清楚明代钧瓷没有断烧的事实呢?其目的就在于说明从宋代到清代钧瓷一直在传承着、发展着,只是规模或大或小、或官窑或民窑而已。如是,清光绪时期卢家能够烧出“可与宋钧相媲美”的瓷器也就再自然不过了,因为他们本身就不缺乏钧瓷技艺的传承。

       

      我们今天之所以要这样证明,就在于要说明钧窑从宋代到清代数百年间一直薪火未断的事实,正是有了钧窑这数百年的技术传承和经验积淀,至清光绪时期,无论是卢家的钧窑或是其他家的钧窑,其烧造技术与工艺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只是卢家的钧窑烧得可能更好一些。至于好到什么地步,那就是可与宋钧相媲美的地步。因而,我们完全有理由这样说,卢振太、不,卢振太和其他姓氏的先辈们早就在神垕这片热土上从事着烧制陶瓷的活动,这个时间可以上溯到唐宋甚至更远更远的历史时期。

       

      作者简介:

      412185862939832214.jpg

        王忠全 

      王忠全,汉族;1954年出生;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

      中州大学副研究员;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员;钧瓷文化学者。

      长期从事钧瓷收藏及研究;许昌电视台《钧瓷》栏目艺术总监;许昌梵一陶瓷艺术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昌市中国钧瓷收藏家协会特聘专家;出版有《中国钧瓷欣赏》专著;所设计的七件陶瓷作品获河南省知识产权,其中所设计的《国威尊》造型2013年入选全日制义务教育八年级美术课本,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人民大会堂收藏。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