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卢钧之辨】卢家究竟何时烧钧瓷?

      作者: 王忠全2016年12月27日 来源:钧瓷网

      小编语

      “卢钧”是从钧瓷中派生出来的一个重要且唯一的一个流派,它以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与审美视觉,在历史上享有“可与宋钧相媲美”的盛誉,习惯上人们称之为“卢钧”或“北方炉钧”,而“炉钧”则是清雍正时期在景德镇而得名;长期以来,关于“卢钧”与“炉钧”以及“北方炉钧”与“南方炉钧”之概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钧瓷文化学者王忠全先生通过大量的走访、考证,对“卢钧”的概念、“南方炉钧”、“北方炉钧”、景德镇“炉钧”的历史渊源做了内容翔实的考辨,考据扎实,逻辑明了,对于当今关于“卢钧”的诸多问题,有着令人信服的学术回答。今天,小编对其论文进行了摘编,分段刊发,是为首篇。

       

      相传,卢家是清光绪年间卢振太携家人从密县来集镇迁到禹县神垕镇的?对于这一说法,不仅卢氏家谱没有记载,禹州县志没有涉及,而且现在几乎所有的学术著作、论文等都没有去认真研讨这个问题,所以这始终是一个谜。

       

      那么,卢家是何时与钧瓷结缘的呢?几乎找不到任何原始资料记述,普遍流传的说法是:卢振太是在清光绪时期从河南密县迁到神垕的,一次,他在耕田时从地里发现了一些十分精美的宋钧瓷片进而对钧瓷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便开始研烧钧瓷等等。

       

      按照这种说法,我们是否可这样理解:

       

      一是卢振太并非因钧瓷而从密县来集镇迁到禹县神垕镇的,他来神垕镇就是来种地的;

       

      二是卢振太在耕田时因偶尔发现了宋钧瓷片而对钧瓷开始感兴趣的;

       

      这就是所谓二者的关联,但这个关联是否会成立呢?这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如果是为了种田,卢振太大可不必带着老婆孩子从密县来集镇迁到禹县神垕镇这靠天收的山岗地去生活;再就是不管卢振太有多聪明,也不可能因为他在耕地时偶尔捡到一些宋代钧瓷瓷片,因感兴趣短时间就烧造出了“可与宋钧相媲美的瓷器”,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欺世之谈。

       

      我们知道,从唐花釉到北宋时期的钧瓷烧成,至少经历了二、三百年的时间。据此,如果我们大胆推测的话,至少卢家在清之前的很长一个时期就开始以宋钧为蓝本烧制钧瓷了。

       

      为搞清这一基本事实,笔者做了以下了解:

       

      一是专门了解了神垕的卢家后人61岁的卢玉梅女士,据她介绍,当年卢家的老坟就在今天的新峰六矿所在地,1970年正值文革期间,政府划拨给新峰六矿上千亩土地,其中就包括卢家祖坟所占的约200亩地大的墓地, 200亩是什么概念?即便从光绪元年1875年算起,到1970年也仅仅95年的历史,那么,仅凭卢家卢振太这一条线怎么会占200亩地大的墓地呢?按人均墓地20平方米计算,可掩埋6000多人,如果仅仅几十年,这个数字怎么会成立呢?据介绍,当时迁坟时,卢家只迁了近代去世的一些祖坟,包括卢振太以及卢振太之上的大片祖坟全部被矿上推平。而且,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卢氏家族所去世的族人,因他们家族所占墓地已无空闲之处,这之后去世的人都埋在了政府为他们重新规划的墓地。可见,卢氏家族从光绪年间迁来之说不能成立;

       

      二是在研究这一问题时,我从神垕镇钧瓷大师苗长强家(钧瓷世家)存放的苗氏家谱中查到:苗家十代之前的先祖就迎娶了当时居住在神垕镇的卢氏家族的女儿为媳妇,十代之前是一个什么概念?起码也有二三百年的历史吧?这与卢家在神垕的百年历史差距甚大,这一史实说明,卢氏家族在神垕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了,起码在三百年以上;

       

      三是从神垕镇的传说上讲,唐代时神垕镇窑工卢青与卢红兄弟二人巧遇画圣吴道子(号道玄,今禹州鸿畅镇人,与神垕镇距离约两公里),他们在神垕共同探讨烧制钧瓷的故事。我们知道,古人作画,用的是矿物质研磨的颜料,所以说吴道子对于如何配比颜色釉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他将作画用的原料技艺传授给窑工卢青、卢红兄弟二人,用于烧制瓷器,应该说是有根据的,因为钧瓷所使用的原料几乎全部由当地的矿物质组成。时至今日,禹州的钧瓷还有“道玄瓷”的说法。如果我们把这个传说与卢家祖坟关联在一起的话,假若唐代卢家就有族人在神垕镇烧造钧瓷的话,那么如上所说,卢家祖坟所占二百亩大的墓地也就比较靠谱了。另外我们可以追问,为什么这个传说说的是卢青、卢红,而不是其它姓氏呢?这也很值得我们思考。

       

      四是“卢钧”之说由来已久,最起码在清代已经叫响,当时所谓的“谨防卢瓷”实际上就是“谨防卢钧”。作为一个瓷种,能以姓氏命名的在历史上是不多见的,尤其是它在宋代五大名瓷之一的“钧瓷”这个大概念中又出现了“卢瓷”,形成了唯一正宗却被人们普遍认可的钧瓷流派,可以说,如果它没有独领风骚数百年的历史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五是前年我曾在许昌的古玩市场买到过两块钧瓷瓷片,这两块瓷片是同一件方式花盆上的,可以缝缝相接,经观察,这两块瓷片胎质疏松,透气性强,与宋钧的胎质紧密区分很大,所以可以判断,它带有典型的“粗大明”特征;同时,这两块瓷片,孔雀绿釉与胭脂红釉的融合与流动非常美妙,清新自然(见图一),带有我们今天所说的“卢钧釉”的典型特征。那么它证明了什么呢?证明了卢家的族人明代时一定在神垕烧制过钧瓷。

       

      未标题-1.jpg

      图一

       

      由此我们可以证明两点:

       

      一点是卢家决不是从卢振太开始率家人在神垕开始烧制钧瓷的,而是从卢振太的爷爷的爷爷就开始在神垕烧制钧瓷了,之所以后来会有“卢钧”一说,这与卢家长期在烧制钧瓷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是分不开的。

       

      再者,卢家绝不是以靠种地为生的农户,而是世代靠烧制钧瓷为生的匠人,正是有了卢家这数百年的技术传承和经验积淀,所以才有了后来清光绪时期卢家钧瓷的辉煌。

       

      作者简介:

      412185862939832214.jpg

        王忠全 

            王忠全,汉族;1954年出生;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

            中州大学副研究员;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员;钧瓷文化学者。

            长期从事钧瓷收藏及研究;许昌电视台《钧瓷》栏目艺术总监;许昌梵一陶瓷艺术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昌市中国钧瓷收藏家协会特聘专家;出版有《中国钧瓷欣赏》专著;所设计的七件陶瓷作品获河南省知识产权,其中所设计的《国威尊》造型2013年入选全日制义务教育八年级美术课本,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人民大会堂收藏。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