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赵松义的炉钧为啥屡获大奖?

      作者:王增阳 吕超峰2016年01月19日 来源:许昌晨报(13版)

      1.jpg

      赵松义近照。

      赵松义的艺术历程

      隆冬时节,在神垕镇杨岭村炉钧一坊,窑主赵松义捧出一件刚出窑的炉钧《荷口瓶》,满脸惋惜之情。“这件炉钧釉色与器型搭配完美,可惜底部破损了。”赵松义告诉记者,钧瓷行业有句老话叫“十窑九不成”,其实炭烧炉钧难度更大。谈起炉钧,赵松义话题不断,娓娓道来。
       
      “说起炉钧,不得不提神垕卢家,而我就曾跟随卢家第四代传人卢正兴学习烧制炉钧。”赵松义告诉记者,关于炉钧有一个基本共识:炉钧是仿钧的一种,在小型窑炉中采用悟火还原工艺手段烧制。不少史料提到,雍正时期景德镇仿烧的钧瓷称炉钧,又称南方炉钧。清末神垕镇卢氏钧瓷世家创烧的釉色独特的钧瓷也称炉钧,又称卢钧、北方炉钧。
       
      1986年,16岁的赵松义跟随卢正兴潜心学艺,专攻炉钧烧制技艺。这段难忘的经历是赵松义炉钧创作生涯最大的财富。年轻的赵松义勤奋好学,不断从博大精深的炉钧艺术中汲取养分。“年少时我最先接触的就是炉钧,炉钧的瑰丽和神奇让我难以割舍。”
       
      怀着对炉钧艺术的憧憬,赵松义在1995年创建赵氏卢钧窑(炉钧一坊前身),潜心烧制属于自己的炉钧作品。
       
      赵松义的艺术追求
      在神垕镇,坚持炭烧炉钧的窑口不多,极大的难度使得不少窑口望而却步。作为炭烧炉钧的佼佼者,赵松义从建窑之初就坚持传统。“小窑炭烧炉钧难度极大,因此破产的窑口在神垕镇有很多。炉钧易变形,底部常垂釉、窑粘和炸裂,成品率极低。
       
      随着钧瓷烧制技术的不断革新,气窑、煤窑、柴窑等先后取得突破,使得如今的钧瓷百花齐放。有朋友告诉我:‘松义,你也烧点儿别的钧瓷吧,保证成品率才好赚钱。’但对我来说,从16岁就开始学烧炉钧,炉钧造型的古朴厚重、端庄大气,釉质的浑厚自然,釉色的含蓄沉稳早已在我的脑海中生根发芽。既然爱炉钧,我就想通过努力将炉钧发扬光大。”
       
      古语有云:知之非难,行之不易。对于赵松义来说,坚持炭烧炉钧可谓“知之难,行亦不易”。炭烧炉钧最有代表性且受人喜爱的结晶斑是小窑炉钧的一大亮点和特色,但烧制起来困难重重。“烧大件一窑只能放一件,小的两件左右。很多时候烧一窑坏一窑,砸进去的都是钱。有时候上一窑卖出去的钱下一窑又赔进去了。”赵松义说。
       
      “作为钧瓷中很特殊的一脉,炉钧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炉钧秞古朴典雅、厚重沉稳、没有浮光。炉钧纯朴敦厚、含蓄内蕴,给人久远、朴实、庄重的感觉。”赵松义说,炉钧釉五彩斑斓、变幻莫测,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有单色釉和多色秞之分。在根植传统的基础上,赵松义还思索炉钧的传承和发展。在坚持传统釉色的同时,赵松义还尝试将炉钧釉和其他釉相结合,使炉钧更加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
       
      赵松义的作品特色
      不失传统,且更具特色,是赵松义的发展之路。近年来,他不断研制新釉,以“宝石蓝金斑釉”为代表的几种炉钧釉取得很好的烧制效果,在钧瓷收藏界广受好评。在2015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评选活动中,赵松义的《广口瓶》获得金奖,而其作品《荷口玉壶春》和《梅瓶》也在中国陶瓷“大地奖”评选中获得金奖和铜奖,多件炉钧作品相继获奖实属不易。
       
      在炉钧一坊展厅中,赵松义的作品向前来参观的人们展示炉钧的独特魅力,造型古朴端庄、胎质细腻坚实、釉色莹润浑活、气质雍容高雅。其色或沉釉底,或悬釉中,或浮釉表,层次繁多、透活欲滴、别具一格。“炉钧是在传统钧瓷的基础上结出的硕果。钧瓷在1300多年的烧制历史中不断创新发展,因此炉钧不能死守传统,同样需要创新发展。在创新釉色的同时,我也尝试将炉钧釉应用在更加多变的器型上。”在赵松义看来,虽然炉钧难烧,但“丰富炉钧釉色、创新炉钧器型”的发展之路必须坚持。
       
      情痴炉钧的赵松义依旧坚守在炉钧这片艺术田野上。在潜心耕耘的道路上,赵松义为炉钧的发展殚精竭虑,却也收获满满。“发扬光大炉钧艺术,是我不懈追求的毕生心愿。”赵松义说,他一直以此为目标辛勤探索。
              (原标题:情痴炉钧——记炉钧一坊赵松义大师)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