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任继伟:传承钧瓷文化重任在肩

      作者:常量 孙红涛2015年08月28日 来源:中国城市报

      他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家族背景,但他从未把它当成一棵可以乘凉的大树,而是用家族理想铸就了永不褪色的恢弘衫底……

      他有一位相儒以沫的爱人,面对风雨,他们一同走过;获得成功,他们一同分享;在爱的小溪上,他们一直哼唱着幸福的同一首歌……

      他有一位出色的女儿,帮他打点着身边的一切。虽然他总是严厉有加,但那份甚少表露的深情中,饱尝着对于女儿独特的爱……

      他有着数不清的各界朋友,但不管身价几何,官至几品,他都用心与朋友坦诚相待。他记不得到底为多少朋友的困难买过单,但他接受过谁的帮助,却一一在心……

      他就是我国著名钧瓷大师、新中国钧瓷事业奠基人任坚先生之子,任氏钧瓷第七代传承人任继伟。作为中国钧瓷行业的领军人,任继伟以不懈的努力,独自扛起中国陶瓷文化的大旗,为中国民族文化的传承贡献着非凡成就。

      任氏瓷业历史悠长

      说到任氏瓷业的历史,至今已有百余年了。从清代咸丰、同治年间,任氏瓷业的创始人任志修便以一部《钧器构造技术备要》流芳百世,奠定了其在中国钧瓷行业的鼻祖地位。而新中国的钧瓷行业,任继伟的父亲——任坚则又立下了不朽的传奇。

      如今,我国的钧瓷烧制,从规模到技术都可以说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无法比拟的。人们对钧瓷艺术的研究和探索热情也都在日益高涨。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任坚。他自幼受家族的熏陶,酷爱陶瓷艺术,16岁便即从名师学习钧瓷技艺,立志创新求精、造福后人。50余年来,任坚先生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兢兢业业,以毕生精力投身于我国钧瓷事业的恢复、钧瓷理论研究和生产实践当中。作为新中国钧瓷艺术的奠基人,任坚对我国钧瓷恢复发展付出之多、创造之多、贡献之大显然无法用言语表达。曾有人言,“在钧瓷领域内,给任坚先生什么样的桂冠都不足为过。”

      1949年,神垕镇上空的战争硝烟刚刚散去,国民经济尚处于恢复阶段,风华正茂的任坚怀着满腔热忱,积极地接办了我国第一家全民所有制性质的陶瓷工厂。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央和各级政府十分重视钧瓷工作的恢复和再发展的背景下,任坚虽身处逆境,但凭着他对陶瓷技艺的深厚功底和对钧瓷的执着追求,毅然地把重任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建国初期,我国钧瓷技术十分落后,基本上还处于一窑一件的工艺水准。任坚与他的同事们跋山涉水深入山区对钧窑进行深入的调查,找回了各式各样的矿石和原材料。经过无数个日夜的反复试验,他们终于成功的设计出了多种配方,钧紫、钧红、天青、天蓝、月白,这些配方一直沿用至今。

      此外,为了改变当时窑炉偏小、成品率极低的现状。任坚和他的同事们根据窑炉的结构原理、釉料的耐火度和钧瓷窑变成色的条件,经过科学的反复试验,最终设计出6立方米的窑炉。至今,这种窑炉依然被全国各个陶瓷工厂采用,烧制出了大量钧瓷珍品,重新的使钧瓷这朵久已失传的民族文化奇葩获得了重生。正如《钧瓷志》所说:在陶瓷界是一位有名望、有造诣、有发现、有创新的杰出人物。

      在任坚先生晚年的时候,他仍然克服病魔缠身的痛苦帮助钧瓷厂搞建厂设计、改造窑炉、改进胎釉配方。任坚先生的一生是为了我国钧瓷事业奋斗的一生。正如诗人赵英然在《钧瓷赞歌》中写的那样:“一代禹人仰英风,栖遑终生谋钧兴。金瘁心力献宏猷,不负陶瓷世家名。”

      长江后浪推前浪

      作为任氏家族第七代传承人、如今任氏钧瓷天泰号的掌门人,任继伟是一位不喜欢在现实世界里有过多倾注的人。生活中的他可以随遇而安,但是针对钧瓷研制的每一步,他都非常的较真儿。钧瓷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生命和责任。每一件精美的钧瓷,任继伟都可以透过它读懂其中鲜活的内容。

      任继伟稍胖,包容大度就像他的生活和性格,已经把所有累赘都省去了。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任何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他一切的安排都是由父亲决定。但是他始终认为这并不是牺牲,而是选择,一份好的选择。“父亲常说,‘家产万贯,不如薄技在身,只要有一技之长,一生便可受用不尽。’”任继伟回忆起父亲常说的话,目光中依然闪烁着泪花。

      九十年代初,下海经商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这时的任坚老先生已经离开了人世,毕业后的任继伟头一次为自己做出了选择——只身前往上海闯荡,做起了建材生意,并且是做得顺风顺水,红红火火。直到2010年,他突然放弃了在上海打拼下来的一切,又返回禹州,倾其所有,创办了“任氏瓷业天泰号有限责任公司”。很多家人、亲戚和朋友都劝他,不要执迷不悟。但是任继伟说,“虽然父亲‘走了’,但我总觉得他并没有离开,他依旧用他那严厉而不乏深情的目光注视着我,注视着我前进的足迹……”

      重新回来,禹州变了,任继伟也变了。生活中,任继伟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但是真正内心的每一步,他都非常要劲儿。“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从头再来。”在任继伟的车里,翻来覆去只有这一首歌——刘欢的《从头再来》。虽然在外这些年,生活富足、事业平稳,但是他始终放不下家族的钧瓷梦,他还是希望尽自己微薄的力量把任氏家族和我国的钧瓷事业传承下去。有时,朋友们会说任继伟有“强迫症”,干起活来,废寝忘食。但是任继伟则觉得这是对自己人生的要求,不能轻之。面对倾其所有创办的“任氏瓷业天泰号有限责任公司”,他给自己的硬性指标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有时家人无心的一句“我们要给失败,留一点后路”的话会让任继伟的“坏脾气”顿时火冒三丈。任继伟说是自己选择的这条路,甚至做了很大牺牲,我不希望失败,更不会做好失败的准备,这是为了父亲的梦想。当然,那也是我的梦想。

      梦想还原宋代“五大名窑”

      “大海航行靠舵手”。在任继伟的不懈努力下,任氏瓷业如今的发展势头令人欣慰。在钧瓷制造上,任继伟的手艺屈指可数,但他从不满足。任继伟在父兄创新的基础上,重新设计建造了3.7立方米四门轨道车式钧窑窑炉,一次即可烧制100余件。这不仅解决了,制作工人难忍的高热之痛、装炉和卸炉的重体力之苦,而且烧制出来的钧瓷产品更加美轮美奂。因此,他研发的200多种钧瓷产品频频被国家文物局、北京故宫博物院、民族博物馆、军委八一大楼等单位永久收藏,2013年金瓯永固被选为国礼担负着彰显中国形象的重任。2014年,钧瓷作品“四海祥瑞”被外交部选为国礼送给韩国总统朴槿惠。

      近几年,在国家倡导文化产业振兴的大背景下,任继伟一直在积极地响应号召。为了教育、研究、弘扬传统文化,他不惜斥巨资兴建任坚钧瓷艺术纪念馆和钧瓷窑炉博物馆,构建品牌文化。而且还推出了“包窑经营”、“私人定制”和与著名艺术家合作的新商业模式。

      在他看来,作为传统行业的钧瓷要把转型升级的落脚点放在产业链整合与提升上,不能简单盲目的丢掉已有的经验去跨行业经营。产业升级并不意味着抛弃原有传统的产业,相反如何有效地改造它,以原有的发展为基础进行技术改造,让钧瓷产业与文化创新相结合,增加产品附加值才更具实践意义。

      然而,时下我国钧瓷行业的大环境,又让他邹起了眉。作为一名钧瓷艺术大师,任继伟简单直接的性格,使他一切的中心都放在钧瓷研发上,他不忍心别人这样糟蹋他心中的“最爱”。他十分气愤地讲了这样的一件事儿。上海一位硅酸盐方面的专家有一天下班,在小区门口遇到了一位禹州卖钧瓷的商贩,他看中了一堆釉色漂亮的玉壶春瓶子,便叫家人回家多取些钱来。心想这样制作精美的钧瓷肯定价格不菲,谁知一问价,商贩只要400元。专家一下子愣住了,不料一心为了卖出货的商家又一次降价了,200元。这件事儿传到任继伟的耳朵里后,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如此糟蹋呢?”这一刻,任继伟的心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他对钧瓷的钟爱、家族事业的传承和艺术的追求已经到达了如痴如醉的境界。

      如今,他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很多事情根本无暇顾及。转眼间将近花甲,他每一天大部分时间仍然是在工作室里工作,简单而规律。任继伟笑着说,“我不希望考虑太多别的事情,而且我自己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在现实世界里有过多倾注的人。我只希望尽可能的把时间、精力、体力都花在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上去。”

      记者问任继伟,“您还有什么梦想未了吗?”他笑着说:“我希望还能再建一座博物馆,还原宋代‘五大名窑’的制作工艺和窑炉,让更多的人了解它,从事它。这是我的梦想。”这时他的女儿也在一旁笑着说,“这也是我的梦想。”任氏家族这一腔创业之志、对钧瓷事业不屈不挠的执着情怀和那炽热的传承精神深深的打动了我们。在未来,任继伟将继续掌舵人的角色,带领任氏企业和我国的钧瓷事业攀登一个又一个更高的山峰,他的努力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报,他的美好愿望也一定会变为现实。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