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钧人合一

      作者:李金遥 2007年09月26日 来源:许昌晨报

      听说过“天人合一”,没听说过“钧人合一”啊!有没有搞错?

      当然没有。

      很早以前,当我看到“钧瓷版”的弥勒佛、观音菩萨像时,就有了“钧人合一”的模糊感觉。后来,看到“王府钧窑”烧制的“四大美女”时,这种感觉突然变得非常强烈:钧瓷独有的冷艳高贵、神秘光泽,以及那美轮美奂的多变釉色,将四大美女的独特神韵,犹如灵魂附体般地展现出来。再加上那似嗔又喜的蒙娜丽莎般的微笑,活脱脱将四大美女复活了!

      而促使我成就这篇文章的,则要感谢“御钧斋钧窑”和“韩冬艺术工作室”。“御钧斋钧窑”烧制的孔子像,“韩冬艺术工作室”烧制的关公像,都在栩栩如生的同时,尺寸上有了更大突破。特别是“韩冬艺术工作室”的“关公”,高1.71米,犹如真人般大小,加上表情自然,服饰精细而飘逸,给人以强烈的“钧人合一”的震撼……

      其实,这岂止是我个人的感受呢?许多钧瓷爱好者早已把类似的同感流露出来了。

      而即使是不太懂钧瓷的人,如果稍加品味也会发现,钧瓷身上,果真有很多“人”的禀性啊!

      关于钧瓷,最著名的描述有这样几句话:

      一、“钧无双”———钧瓷没有两件一模一样的。谁拥有任意一件钧瓷,谁就拥有了世界上空前绝后的“唯一”。

      二、“十窑九不成”———烧制一件成品不易,即使十窑,要想出一件珍品、极品,也往往不能如愿,很多时候只能靠“天赐”或者“运气”。

      三、“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素烧之后再釉烧时,每个泥胎身上的釉色,都是一种类似涂了一层清漆的土黄色。但是,经过高温窑变出炉的时候,带着余温的每件钧瓷,却鬼斧神工、自然天成地“穿上”上了一件或红、紫、青、蓝,或七彩斑斓的彩衣。

      这些“特质”与“个性”,与人又是多么相像啊。

      先说“钧无双”。人不也是“无双”吗?自古至今,地球上已增至60多亿人,但何时出现过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呢?即使是双胞胎、多胞胎,也只能是相像或者酷似,但其禀性、气质、知识层次等,往往大相径庭,更不用说一般人了。

      我们似乎也见过一些模仿秀、特型演员,但是,他们即使模仿得再像,还是他们自己,而并非真成了“原版”的明星或者伟人。古月版的毛泽东,王铁成版的周恩来,不能说不成功吧,但一旦我们再看纪录片,差距就出来了———总有些“神韵”的东西,是“仿”不来也“演”不出的。

      再说“十窑九不成”。钧瓷出一件没有残缺的成品不易,出一件珍品、极品更难。那需要造型、上釉、炉温,还有坯胎的厚薄、气温的高低、湿度的浓淡……都必须恰到好处,再加上好的运气,才能“等”来。

      人不也是这样吗?很多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都被父母视为“珍品”,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有的遭遇事故残疾了,有的身患重病夭折了,有的误入歧途犯罪了……而即使没有这么不幸,成了一个正常的“成品”,又有几个能如当初的设想一样,成为人杰一般的“珍品”、“精品”呢?

      最后说说“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钧瓷入窑绝对一色,但窑变之后,或青若蓝天,或白如美玉,或紫胜葡萄,或红比牡丹……既可一色纯净,也可几色辉映,加上变化莫测的流纹,甚至能自然天成地幻化出独特景观:或寒鸦归林,或星辰满天,或暮沉霞飞,或紫翠生烟,或仙山琼阁,或杏雨江南,或峡谷飞瀑,或云雾高山……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孩童时代背着书包进幼儿园起,每个天真的孩子可谓“入窑一色”———都是那样的笑脸,那样的好奇,那样的聪慧与顽皮。然后,读着一样的课本,受着一样的教育。但即使他们从小到大一直同学,其学识、理想、兴趣、爱好,最后不也是千姿百态、万紫千红吗?等到走向社会后的作为,就更不一样了。有的经商,有的从政,有的搞专业,有的脱离原来所学,在一个全新领域成了行家……这不是如同钧瓷一样神奇而诡秘的窑变“万彩”又是什么?

      因此,当我越来越喜欢钧瓷,越来越了解钧瓷之后,每每看到一件泛着幽幽之光的钧瓷时,我就忍不住想到它的“成器”与人的“成才”。尤其看到“人物版”的极品钧瓷时,我仿佛总能从那表情与衣饰中,看到某种灵魂的东西……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