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复烧的目的是复兴

      作者:佚名2013年01月17日 来源:大河报

      刘书志:人类和人类文化发展的问题无非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搞清楚我从哪里来,定位认知我是谁,就能思考明白我往哪里去。有请王春城先生。

      王春城:

      (中国古陶瓷鉴定专家、首都博物馆的研究员、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陶瓷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

      刚才朱社长的发言让我很受启发,有两个关键词要记住,一个是“复烧”,一个是“复兴”。何为复烧?我理解复烧就是一个过程,最终的目的是复兴,如果从复烧的角度来看,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些艺术品当之无愧地说非常的完美,器形把握得非常精准,釉色的变化非常自如,我刚才看了看,从重量、釉质的薄厚程度都做到了极致,很不容易,钧窑在今天可以完美地烧出来是经过了几代人的努力。

      改革开放前禹州有钧瓷一、二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日本人去考察,非常羡慕,他们一定要得到配方,当时我去考察的时候听介绍每个厂里面的配方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有所保密,唯恐流传出去,反而制约了我们的发展。钧瓷釉的配方看似很简单,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跟日本人解释,神垕的空气、原料、山脉可以造就出这样的瓷器,离开这个地方无法做出来,这样日本人才死心了。

      从专业角度来讲,我说复烧得非常精美、非常完美,但是我们为什么要让它精美、为什么要让它完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恢复作品,从陶瓷来讲雍正时期的瓷器是最完美无瑕的,在雍正时期短短十几年可以复烧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的瓷器,彰显了完美的技术。今天我们复烧不仅要把它作为国礼,刚才龙部长讲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它是我们文化的根,要生根还要发芽。我们把钧瓷复烧出来之后,它蕴含着中国千年前的文化,文化的传承靠什么?我理解是靠文化的交流。

      在首都博物馆举办过一个外国人的钧瓷展览,一个瑞典人,叫克雷斯,今年88岁高龄。他看到一本书里面有一个钧瓷瓷片的照片,他被瓷片的釉色吸引一发而不可收,他一定要把钧瓷釉色的完美展示出来,无师自通,他的灵感来源于一个宋代钧窑,他理解的是艺术,他没有想到当今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完美的艺术,用后半生进行研究。我到他家里去看了他的工作,我个人认为他的艺术炉火纯青,为什么这么评价?他没有拘泥于这个东西,而是把这种完美的釉色根据自己的理解,根据自己国度的文化,根据他所在的位置进行发展,制造出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一些艺术作品、陈设作品、装饰作品,甚至用这种釉色解释人的发展和起源。他用月白色表现婴儿在腹中茁壮成长的过程,以他的妻子为蓝图烧造出很多器具,我认为这点值得我们借鉴。

      刚才朱社长的发言我很赞成,我们复烧、复兴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重点在兴,我希望在今后的艺术创造中,大宋官窑能真正创造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文化的辉煌,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符号,而且这个辉煌和文化符号是一脉相承的,是有根的,而且可以真正在我们中原大地上辉煌起来。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