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自古钧都多才俊

    • ——记禹州市神垕镇钧都坊经理李朝斐
      作者:吕超峰2013年07月23日 来源:许昌晨报

      李朝斐近影。

      7月的钧都神垕,骄阳似火,酷暑难耐。横亘在镇区南部的大刘山,郁郁葱葱,蜿蜒而西行。

      就是这座大刘山,虽不巍峨,但它见证了千年古镇陶瓷业发展的辉煌历史。

      就是这座大刘山,虽不富饶,但它为神垕镇的陶瓷产业提供了充盈的土石。

      就是这座大刘山,虽不秀丽,但人杰地灵,自古才俊辈出,年少成名,并成为一代又代钧瓷大师。

      如今,在大刘山主峰下的一个山坳里,有一座绿树掩映的小窑口——钧都坊钧窑,今年29岁的窑主李朝斐就是钧瓷界一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

      小窑珍品

      上个周末,记者应钧瓷藏家李先生之约,前往神垕镇钧都坊看开窑。钧都坊位于神垕镇南环路大刘山主峰的山脚下,路边一块石头上写的“钧都坊”3个大字不太显眼,以致我们的汽车驶过后又掉头回来才发现路边的指示牌。

      钧都坊的院子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绿树掩映。院子坐南朝北,房子依山而建,十分简陋。南屋3间是库房和展室,西屋3间是作坊和窑炉。院墙上摆满了有瑕疵的钧瓷,这也是神垕镇各窑口的传统习惯。

      记者来到时,开窑已经结束,李朝斐的妻子阎玲玉正在窑炉前拾掇有瑕疵的钧瓷。作坊里还有3个年轻人正在光着膀子拉坯,汗水顺着脸颊不住地往下淌。阎玲玉告诉我们,今天出窑的精品已经被郑州、平顶山、北京的藏家买走,李朝斐开车送他们到车站,一会儿就回来。她让我们先到展室看看。

      走进展室,打开空调,顿时凉爽惬意。打开碘钨灯,展室瞬间熠熠生辉,璀璨夺目。只见博古架上摆放的炉钧作品造型古朴端庄,胎质细腻坚实,釉色莹润浑活,气质雍容高雅。其色或沉釉底,或悬釉中,或浮釉表,层次繁多,透活欲滴,别具一格。

      李先生边看边说:“好!好!真好!”据李先生介绍,在《南窑笔记》中有这样的描述,炉钧乃炉中所烧,颜色流淌中有红点者为佳,青点次之。其釉中含有粉剂,故而釉厚不透明。釉面均开细小纹片,其结晶呈色多种,深浅不一,有红、蓝、紫、绿、月白等色,并融于一体。在器物釉面上形成长短不一的垂流条纹,有的弯曲,有的垂直,还有的似山岚云气与斑点交混在一起,布满器身。釉中的红色并不太艳,红中泛紫,犹如刚成熟的高粱穗色。

      李先生感慨地说:“真想不到李朝斐的小窑能烧出这么好的炉钧珍品。不夸张地说,这是我近年来见到的最好的炉钧作品之一,尤其是窑变效果堪称一绝。其窑变红里透紫、紫中藏青,五彩渗化、相映生辉,且在不同光线、不同角度下观赏,情趣各异,耐人寻味。这些炉钧与以前的炉钧相比,在保留炉钧特色的基础上,色彩更加丰富。朝斐今年才29岁,自古神垕多才俊,小伙子前途无量啊!”

      勤能补拙

      不一会儿,李朝斐回来了,风尘仆仆,满脸汗水。尽管头发有些凌乱,T恤上泥点斑斑,但仍掩饰不住浑身的朝气。

      他十分热情而又礼貌地招呼我们,并让妻子泡茶、切瓜。匆忙换过衣服后,李朝斐就陪着我们参观他的作坊,详细讲解了他的作品特色。然后,大家围坐在展室的小桌旁,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学艺生涯。

      李朝斐出生在神垕镇杨岭村。2000年秋,16岁的李朝斐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到神垕镇窑口打工。他先后在坪山钧窑、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杨志钧窑等近10家大小窑口学习托坯、注浆、拉坯、配釉等钧瓷烧制的基本技艺。李朝斐深知自己只是个初中毕业生,文化水平低,要想今后在钧瓷界有所作为,就必须勤学苦练。父亲也告诉他,勤能补拙,只要努力学习,功到自然成。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在6年的时间里,李朝斐吃苦耐劳,虚心请教,深得老板和师傅的爱戴。李朝斐还是个有心人。每学习一项新技艺,他不是简单地照搬重复,而是反复揣摩其中的原理,摸索其中的规律。有些难学的技术,他就记下来,加以研究,触类旁通,因而技艺长进很快,成为同龄学徒中的佼佼者。

      2006年秋,李建峰大师创建东升钧窑,招聘的第一批钧瓷艺人中就有李朝斐,而且是最年轻的一位。李朝斐在坪山钧窑当学徒时,李建峰是坪山钧窑的技术主管。李建峰了解李朝斐的人品与技术。开业伊始,他就把李朝斐当作技术骨干重点培养,从拉坯、烧窑、配釉到制壶,李建峰手把手地教授李朝斐各项技术,毫无保留,倾其所会。李朝斐也没有辜负师傅的期望,很快就全面掌握了配釉、烧窑技术,窑口的各项业务也能独当一面,成为窑口不可或缺的技术人员。

      厚积薄发

      时光荏苒。转眼间到了2011年秋,李朝斐在东升钧窑已经干了5年。回想11年来学艺的艰辛,李朝斐由衷地感叹,做这一行,不能求急、求快,不能走偏,一定要耐得住寂寞,打牢基础。

      细细咂摸,耐得住寂寞是李朝斐对钧瓷事业的孜孜以求,是面对众多利益诱惑时的岿然不动,是明知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而仍不愿随波逐流的“执迷不悟”。

      2011年7月,李朝斐创建了自己的窑口——钧都坊。“刚开始的时候,窑口没有名气,作品卖不上价钱。为了维持窑口运转,我只好给别人加工酒瓶、花瓶、挂盘等。但在内心深处,我还是想烧炉钧。尽管炉钧难烧,但它涵盖了钧瓷烧制的各种工艺,是检验钧瓷艺人技艺的试金石。2012年春节后,我开始试烧炉钧,连烧几窑都没成功,买液化气的钱都没有了。当时我很想放弃,但思前想后还是坚持下来,借钱又烧制了几窑,精挑细选了12件精品,还有8件一般作品,让我弟弟拉到市场去卖。我心想有人买精品时,再送人家一件一般的。谁知,不到2个小时,我弟弟就卖完回来了,卖了6000多元。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知道市场和藏家认可我的作品了。”李朝斐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仍然十分激动。

      李朝斐清楚地认识到,钧瓷界藏龙卧虎,自己只有29岁,没名、没经验,要想在钧瓷界立足并有所建树,就必须使自己的作品独树一帜。

      为此,李朝斐反复试验不同的炉钧釉方。他还改变传统釉方的配比方法,根据原料表现的特性,或增或减原料,打破了传统炉钧蓝色或绿色的单一色彩,出现了胭脂红、翡翠绿、鹦哥绿、玫瑰红等过渡色彩,使作品达到了古朴典雅、浑厚庄重、线条流畅、釉厚浑活、乳光莹润、古朴与艳丽并存的独特效果。今年以来,随着《许昌晨报》、《河南陶瓷》、禹州电视台、央视网络电视台的相继报道,李朝斐受到业界的关注,其作品也赢得了专家、学者、藏家的青睐。小小的钧都坊几乎每天都有各地的藏家造访,每一窑的精品都会被买走。

      李先生告诉记者,李朝斐的炉钧作品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受到藏家及古玩商的青睐,一是因为他的作品造型端庄典雅,手拉坯成型,胎质细密,瓷化程度高。二是因为釉色古朴凝重,色彩丰富,艳而不俗,颇有高古之风。三是因为结晶与釉色浑然天成,绚丽多彩,精美绝伦。四是因为釉面纹路奇妙,亦真亦幻,令人遐思。

      说到今后,年轻的李朝斐显得很老成:“钧瓷是高雅的艺术品,应走阳春白雪的精品路线。钧瓷走到今天各窑口拼的已不是名气与规模,而是釉色与工艺。也就是说,釉色要独特,工艺要做到极致,力争使每件作品都成为艺术品。我目前没啥大目标,只想把炉钧烧好,体现自己的特色,藏家喜欢我的炉钧作品我就满足了。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