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老窑新生

    • ——原禹州市钧瓷二厂12立方米老窑复烧侧记
      作者:吕超峰 2013年07月09日 来源:许昌晨报

      一、古镇老窑

      神垕,千年古镇,因盛产钧瓷而闻名中外。

      钧瓷,因钧窑而生,因窑变而名冠世界瓷坛。

      站在神垕镇西南的大龙山上俯瞰全镇,鳞次栉比的楼房彰显着古镇的时尚,高耸林立的烟囱,则是古镇作为钧都的标志。

      而每个烟囱的下面,都有一个古老的钧窑。

      钧窑是有生命的,钧窑是有灵性的。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一座座或方或圆、或大或小的老窑都曾孕育过精美的钧瓷,留下了一个个不朽的传奇。

      在这些老窑中,最富传奇色彩的要数鼎盛钧窑现在复烧的这座老窑了。

      这座12立方米的老窑位于神垕镇南大街原禹县(1985年后为禹州市)钧瓷二厂的后院,始建于1983年9月,距今已有30年历史,也是目前神垕镇在烧的最大的以煤作燃料的钧窑。

      近日,应鼎盛钧窑董事长任庆辉邀请,观看这座传奇老窑的开窑仪式,记者的心情格外激动,一大早就驱车赶往神垕镇。9时许赶到鼎盛钧窑时,开窑仪式已接近尾声,来自郑州、平顶山、北京的钧瓷收藏家正在品鉴刚出窑的钧瓷。据任庆辉的妻子周玲介绍,今天这一窑,是这座老窑复烧后的第六窑。

      不久,开窑仪式结束,应邀参加开窑仪式的钧瓷大师刘建军受主人之托,讲评了刚出窑的这批钧瓷作品:“这一窑共装了148件坯子,品相完整的有67件;窑变色彩瑰丽、品相完整的钧瓷精品有22件;器型端庄大气、品相完美、窑变丰富、釉色玉润、釉厚浑活、层次繁多、透活欲滴的钧瓷珍品有7件。”说到这里,刘建军大师将一件《蒜头瓶》拿起来给外地来的藏家看:“这可是具有30年历史的传奇老窑烧出的珍品,二厂老型,二厂老釉,胎质坚固敦实,釉色艳丽绝伦,气质含蓄雍容,极具收藏价值。今天不买,回家可别后悔。”在场的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一位姓吴的郑州藏家,当场以2万元的价格,将一件《方瓶》、一件《五子登科》、一件《虎头瓶》买走。其他藏家也纷纷挑选自己中意的藏品。吴先生说:“老窑、老釉、老型,传统煤烧工艺,这样的钧瓷珍品值得收藏。”

      二、老窑传奇

      说起这座具有30年历史的传奇老窑,就不能不说原禹州市钧瓷二厂的车间主任、党支部书记刘振海老艺人以及富有传奇色彩的钧瓷挂盘《寒鸦归林》。据刘建军大师介绍,从1972年开始,神垕镇全面恢复钧瓷生产。当时,原禹州市钧瓷二厂的5号窑位于现在的周家钧窑院内,实验室与钧瓷生产车间在一块,刘建军的父亲刘振海当时担任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刘建军在车间负责烧窑。钧瓷挂盘《寒鸦归林》就是在1974年秋季出窑的。

      1974年秋季的一天,原禹州市钧瓷二厂5号窑开窑,一件盘体主色为淡黄色和红色,整个盘体显现出一幅天然图画,有鸟雀纷飞,有树木藤条,有湖水美景,有夕阳霞光。兴奋之余,大家共同为此盘起了一个《百鸟归林》的名字,还有人起名《巧夺天工》,并合写了一首诗:“钧窑幻出奇妙景,树木成林鸟雀鸣。釉色光韵含神艺,百鸟纷飞归林中。”

      1983年9月,原禹州市钧瓷二厂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钧瓷工艺展览,著名作家姚雪垠看到《百鸟归林》后,深深为钧瓷神奇的窑变艺术折服,但看到《百鸟归林》之名时,摇摇头说道:“钧瓷很好,但你们起的《百鸟归林》的名字较差,没有诗意。”钧瓷二厂的同志便提出请姚雪垠给挂盘题名、题诗。姚雪垠欣然同意。几天后,姚雪垠写好了诗,并将挂盘定名为《寒鸦归林》。姚雪垠说,我国元代有个大画家曾画有一幅《寒鸦归林》,颇负盛名,影响极其深远。此钧瓷挂盘窑变意境比他的画还略胜一筹,故命名为《寒鸦归林》,以示此盘釉画之出处,借古喻今。接着,姚雪垠又展示了他题的诗:“出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晚霭微茫潭影静,残阳一抹淡流霞。”后来,此盘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成为现代钧瓷的代表作。姚雪垠为钧瓷挂盘《寒鸦归林》题诗也成为一段美谈。

      令人遗憾的是,这件钧瓷珍品后来不慎被摔碎,还有人说在广州白云机场摔碎后从此下落不明。但记者调查得知,《寒鸦归林》不慎被摔碎后,经粘连修补,现保存在原禹州市钧瓷二厂的展室内。只是展室年久失修,屋顶门窗腐蚀严重,真怕这件举世无双的钧瓷孤品再次受到损坏。

      1983年春,刘振海根据5号窑的特点,在原禹州市钧瓷二厂的后院设计建造了这座12立方米的新窑。这座窑升温迅速,节约燃料,窑内气压稳定,也就是常说的气氛稳定,温差小,成色率高,精品不断涌现。其作品以传统造型为主,秞厚玉润,层次丰富,透活欲滴,色彩瑰丽,巧夺天工。尤其是器物的玉质感强,有“似玉非玉胜似玉”之美。至今,原禹州市钧瓷二厂的作品,仍是钧瓷藏家们的最爱。

      三、老窑新生

      任庆辉的妻子周玲是原禹州市钧瓷二厂的工人,曾在二厂工作20多年,熟悉钧瓷制作的各道工艺。下岗后,夫妻二人开办了一个炻瓷厂,经过几年苦心经营,瓷厂效益日渐好转。近几年,钧瓷市场一派繁荣,不少企业家抽资转投钧瓷行业,任庆辉夫妻也决定转产钧瓷,并注册成立了鼎盛钧窑。

      前两年,鼎盛钧窑以气窑烧制为主,作品造型、釉色、工艺都不错,但作品没有特点,卖不上价。就在任庆辉夫妻苦苦思索出路的时候,有熟人提醒他们夫妻:“你们是守着宝窑不识宝啊!你们院内的老窑已有30年历史,曾烧出无数钧瓷珍品,其作品至今仍受藏家们青睐。”

      一席话让周玲茅塞顿开。今年春节一过,周玲就开始着手老窑的复烧工作。她请来原二厂的烧窑师傅了解此窑的特点,整修烟囱、炉膛儿、火道,并请来原二厂实验室的技术人员重新配置二厂的老釉方。经过两个多月的充分准备,农历三月二十六,周玲虔诚地祭拜过窑神后,任庆辉点燃了老窑复烧的第一把火。这把火既是鼎盛钧窑恢复煤烧工艺的一把火,也宣告这座传奇老窑重获新生。

      经过22小时的烧制,第一窑作品出窑了。开窑的时候,任庆辉特意请来了从原禹州市钧瓷二厂走出的两位著名的钧瓷大师刘建军、任星航以及许昌日报、许昌晨报的记者,想让两位大师给予指导,让记者见证老窑新生的奇迹。

      第一窑装了108件作品,成色及品相较好的有17件,称得上精品的有1件。刘建军、任星航大师认为任庆辉、周玲夫妻让这座具有30年历史的功勋老窑复烧意义重大,精神可嘉,其作品极具收藏价值,为钧瓷的传承与发展做了一件有益的事。但他们提醒任庆辉、周玲,这座老窑是目前神垕镇容量最大的以煤作燃料的窑,窑炉内的气氛、温度极难控制,要认真摸索,掌握其规律,用不了多久,这座老窑肯定还会烧出钧瓷珍品。

      任庆辉、周玲听完大师的指导,信心百倍,紧接着烧制了第二窑。这次装了121件作品,成色及品相较好的有34件,称得上精品的两件作品是《五子登科》和手拉坯成型的《观音瓶》。第三窑和第四窑几乎全军覆没。这让夫妻二人清醒地认识到,钧瓷技艺博大精深,要想成功,还需要虚心学习,刻苦钻研。他们认真检查每道工序可能出现的问题,虚心向老艺人请教,请有经验的师傅烧窑,终于在第六窑获得成功。在出窑的126件作品中,窑变丰富、器物品相完整的有67件,其中精品35件、珍品18件。开窑当天,郑州的一位藏家将珍品中的8件买走,还告诉周玲,今后开窑只要有相中的作品,他都会买。

      众人散去,记者与任庆辉、周玲坐在老窑前又聊起了这座老窑。任庆辉说:“钧瓷是孩子,钧窑是母亲,这座钧窑现在被神垕钧瓷人称为‘英雄母亲窑’。今后我们一定会善待她,尊敬她。”周玲说这座老窑是有灵性的,只是现在还摸不透它的脾气。她相信只要用心,不断探索规律,这座钧瓷老窑还会烧出绝代珍品。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