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是什么触动了神垕人的那根神经

      作者:神垕山民2016-06-15 来源:钧瓷网

      近来,在钧瓷网络圈里不断转发着前年神垕镇中心发现大规模古代窑址的事件和有关呼吁保护的文章。从当时的资料中看到,神垕钧瓷人对这个窑址的发现还是蛮倾心的。以至于,有钧瓷人以一己之力,阻挡挖掘机,奔走呼吁;以至于,有钧瓷人,义愤填膺,奋笔疾呼,怒斥破坏古窑址的行为;以至于,近20位钧瓷大师齐聚古窑址,面对镜头侃侃而谈,呼吁政府尽快建设古窑址博物馆……

       

      5-140311203514.jpg

      神垕古窑址

       

      或有人问:不就是一座废墟吗?不就是几百年前窑工们做苦力的地方吗?为什么你们神垕人、你们这些做钧瓷的就那么上心?每每谈起此事,各个兴奋得臂舞声挫、激情扬溢?而每每谈起三年来古窑址裸露地表、再度遭破坏时,又捶胸顿足,怒斥官僚?是谁触动了你们这根敏感的神经?

       

      话还得从神垕古镇说起。神垕称为古镇,古在哪里?难道,单凭一座窑神庙,就能称其为古?难道单从一条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商铺的残垣断壁,就能称其为古?这远远不够。神垕能被称为古镇,是因为它还有个很重要的传统文化传承,那就是在中国陶瓷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钧瓷窑变工艺。凭借着这个文化载体,神垕的千年窑火生生不息,足以把古镇之“古”拉得很远很远。

       

      468703785225256685.jpg

      古窑址出土的钧瓷残片

       

      许多年来,神垕制瓷人一直回避着一个很尴尬的问题――整天宣传“千年窑火生生不息”,可是从未在神垕镇中心区域发现较成规模的古代窑址遗迹。即使偶尔在居民区发现一两座古窑址,也随即被无知地填埋毁掉。倒是偶有在神垕镇边缘地区发现古窑址的消息。所以有“业内人士”常说神垕人“怪能” 就是没有自己的东西――窑变钧瓷是仿禹州八卦洞的,白地黑花瓷是仿河北磁州窑或仿扒村窑的,青釉钧瓷是仿大峪店的民汝或东沟的青釉……说白了,神垕人怪能干,自己没什么东西,一直在仿别人。长期以来,因为神垕镇内没有发现古窑址,没有出土可供佐证的实物,神垕制瓷人总在躲避着这个问题,就像没有户口的黑孩儿,不敢在公众场合夸口。

       

      现在好了。在神垕镇中心地带、在老国营瓷厂大门口出现了古代窑址群。从金元到明清,这里的古代窑炉,成群成片,层层叠压。更为壮观的是,在同一处依次排列着十几座窑炉,这种规模即使在建国后最红火的80年代三大厂也没有出现过。谁也不敢确定,当年有没有政府行为。

       

      458712494271107102.jpg

      古窑址出土的钧瓷残片

       

      这个窑址群,出土的标本有钧瓷窑变釉,有白底黑花瓷,有天目油滴釉,等等等等……这是怎样一个“大钧窑文化”的断层啊――它集合了北方窑区的多个瓷种。 难怪陶瓷鉴定大家耿宝昌先生看后说:“能在一处发现这么系统的跨越千年的古窑址,在中国陶瓷史上是极其罕见的。我们从中,可以寻出千年制瓷工艺的脉络,这很有价值……”神垕的制瓷人,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啦!可以堂而皇之地对外人说:“这就是神垕窑,神垕窑就是这种风格。我们现在做的东西,都是有根有据的,都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外地的许多东西是在仿我们的。”

       

      哈哈,以瓷为生的神垕人从此有了正式的“身份证”了!从此神垕人可以挺直腰杆说:自唐宋,至明清一直到现代,神垕的烧瓷历史从未中断过!我们的祖先劳动过的作坊,就在他们的子孙仍劳作着的这片洼地之下,并未挪移,神垕制瓷人就是站在自己先辈们的肩膀上在传承和创新。

       

      544321750804213423.jpg

      古窑址出土的钧瓷残片

       

      神垕制瓷人这根绷了多年的神经线,满负弹性地活跃了起来――“在古窑址上建一个博物馆吧!让他来见证千年窑火。”“让世界各地的钧友们有个朝拜的地方吧!”“到那时,它会吸引更多的开发商来打造包装它。世界各地专家学者将纷至沓来、欣喜若狂。”“世界会再次注目这个古老小镇,让我们的后代子孙坐在家门口就可以瞻望历史的天空。”……

       

      可是近三年过去了,神垕制瓷人引以为豪的被央视连续报道过的神垕镇“古瓷窑遗址群”在风吹雨打中日渐损毁,而建博物馆的行动却步履艰难。古窑址,一旦冲毁再不可复制。那么神垕制瓷人还将缄默无语,继续当自己的“黑户”吧!

       

      所以神垕人再度绷紧了那根敏感的神经。他们想方设法呼吁保护古窑址,呼吁政府协调开发商尽快建造博物馆。

       

      533207500883921377.jpg

      古窑址出土的残片

       

      这就是近期网络上,为什么那么多人一再转发保护古窑址建造博物馆的原因。对此,一位南方网友也表达了心痛之情:“作为一个局外人,看到神垕古窑址群暴‘尸’荒野,难逃狂风暴雨肆虐,十分心疼。这么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仅靠几个仁人志士的力量来保护建设,跟本就是妄想。所有的艺术如果没有了根深底固的文化支撑,那艺术就什么也不是……”

       

      6月11日是中国文化遗产日,主题是“让文化遗产融入现代生活”。那么,目前神垕古窑址保护得怎样呢?它何时能建起博物馆、真正融入现代人生活呢?笔者在当天特别近距离观看了古窑址的保护措施。

       

      640.webp (17).jpg
      鱼皮布覆盖在古窑址上,一场雨过后,多处积水

       

      一张张硕大的鱼皮布再次覆盖在古窑址上,中间无横梁支撑,一场雨过后,多处积水无法排泄,形成大大小小的积水坑,任其慢慢渗漏。古窑址周围地势高,无排洪沟,雨水从四周流向窑址,渗入土层。如此下去,这片文化遗产遑论融入现代生活,只有随着雨水的浸泡溶化成一滩烂泥罢了……

       

      神垕人再度绷紧了那根神经!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品钧作者:品钧夜话栏目是钧瓷网为个人开办的品钧专栏。赏钧,贵在会心知意;说理,当应条分缕析。每遇神人、神品、神事,不有佳句,何伸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