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刘家钧窑钧品《和合图》

      作者:于茂世2016-03-07 来源:钧瓷网

       《三教九流图》石刻画像现存禅宗祖庭嵩山少林寺,原创者为明代伟大的乐律学家、历学家、数学家、一代科学巨匠、朱元璋九世孙朱载堉(1536年~1610年);朱载堉自称“酒狂仙客”、“三教九流中人”,嵩山少林寺《混元三教九流图赞碑》的落款,正是“酒狂仙客”、“三教九流中人”。

       台湾漫画家蔡志忠先生将《三教九流图》称之为为世界上最早的“漫画”:释、道、儒三教创始人被朱载堉巧妙地和谐在一张面孔上,正好契合了当下“漫画”最为惯常的创作思维与模式。当然,西方现代艺术的始作俑者毕加索先生也总爱叠加“面孔”,难道400年前的朱载堉不但是钢琴理论的奠基人,还是立体主义画派的鼻祖?
        “漫画”也好“立体主义画派”也罢,就是不“称父道祖”,在当下,我们还是人人都能从朱载堉的《三教九流图》中看到不朽的信仰,悟到自家的东西。
      神垕刘家钧窑刘建军、刘志军兄弟将《三教九流图》立体化(浮雕)、陶瓷化,自然也就化出了属于自家的一片新的天地、属于时代的一种新的精神。
       陶瓷化、钧瓷化朱载堉的《三教九流图》,以此再造钧品《和合图》,神垕刘家兄弟是第一家。
       再创作,又是何其艰难!
       再创作,历时两年,九易其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仵应文先生两度指导、嵩山少林寺方丈三次提出修改意见,还有嵩山少林寺实业公司总经理钱大梁先生、大河报副社长刘书志先生等文化学者,不吝提出自己的想法。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他们心怀庄严信仰提出修改意见,意在将钧品《和合图》打造成新时代的经典艺术作品。
      如此这般,钧品《和合图》也就自然而然地有了新的时代面孔——、 释迦牟尼、老子、孔子和合共处,端坐正中,黄色的大地与蓝色的海洋次第拱卫他们。抑或,释迦牟尼、老子、孔子作为东方乃至整个人类的精神领袖端坐在黄色的大地上,其外是蔚蓝的天空。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呼唤人、地、天“三才”大和谐的精神写照,也是以钧瓷语言对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的文化解读。
      孔子是老子的学生,传说老子西出函谷,曾经“化胡”。“化胡”,也就是个传说。“化”与“不化”,也都无关紧要。
      但是,佛教作为一种“胡文化”来到中国,却是中国遭遇的第一次文化大冲击,也是中外文化发生的第一次大碰撞。、 危机面前,嵩山少林寺的祖师们一面将佛教儒家化——“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神秀),一面将佛教道教化——“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慧能)。无论“儒化”还是“道化”,都是将佛教中国化——就此,三教由冲突而走向了和合,佛教也在落地生根,成为“中国化”了的中国禅宗佛教。由是,嵩山少林寺被尊为禅宗祖庭。
      朱载堉将释迦牟尼、老子、孔子“和合”而为一体,创作《三教九流图》,用心何其良苦;嵩山少林寺供养《三教九流图》并将其作为自家的标识,用心何其庄严。
       印度佛教化为中国禅宗,中国禅宗更化为中国前行的力量。
       由是,中国走出了南北朝的“历史三峡”,走向了大唐盛世、走向了大宋梦华。
       明清之际,中国文化再次受到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冲击。但是,几百年来,我们一直走在路上,一直还未能冲出唐德刚先生所说的“历史三峡”。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值此求索之际,在此走出“历史三峡”之际,我们不妨读一读朱载堉的《三教九流图》,看一看刘家兄弟陶瓷化的《三教九流图》,亦即钧品《和合图》……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于茂世:男,河南范县人,1965年生,1987年南开大学毕业,曾任《大河报·》副主任、首席记者,现任大河报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曾获河南省第七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河南省优秀图书一等奖。出版有《厚重河南》、《大哉嵩山》、《千古之谜曹操墓》、《大宋宋南迁》、《客家迁移万里寻踪》、《大宋帝国:一路往南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