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钧釉印象:釉画与玉石釉

      作者:殷振志2017-01-20 来源:钧瓷网

      【 釉画】

       

      “釉画”是窑火的非分之想吗?是钧瓷人过高的奢望吗?近世以来,为了这个所谓的窑变,钧瓷人一窑复一窑地盼,也一窑接一窑地烧,分明知道一窑千变的可能性,而梦想总与人咫尺天涯;分明可以烧出瓷的温润淡雅,烧出瓷的五色渗化,甚至是瓷的象形意味,而“釉画”却总是犹抱琵笆半遮面,难于人间露真容。

      钧瓷的窑变史上,也许只有宋人最清醒、最明智。他分明知道窑变的局限性,知道釉画的可遇不可求,因此他们玩的是精神,是哲学,是道家的“静”和儒家的“韵”。而宋代以降,世人则分明多了功利心,把窑变的能量无限扩大化,千方百计地追求釉画的观赏性,却总是在不伦不类中留下遗憾。于是,也在意淫式的想象中任意比附,自我安慰或自欺欺人。

       

       

      640.webp.jpg

      寒鸦归林(禹县钧瓷二厂产品)

       

      出窑一幅元人画

      落叶寒林返暮鸦

      晚霭微茫潭影静

      残阳一抹淡流霞

       

      “釉画”是瓷上的水墨,是写意的国画,是窑变偶尔显示给人的一个笑脸。它处在似与不似之间,生成于具象和抽象之内,非千世机缘所能幸遇,非鬼斧神工所能幻化,也非凡夫俗子所能到达。而人心总耐不住心躁手痒,自信功夫不负有心人。于是,影影绰绰的图案从来不少,而形神兼备的图画总是不多。

      上千年了,只出过两个著名的挂盘,一个是《寒鸦归林》,一个是《富士霞光》,但它的形和神并不能使人完全信服。从这个意义上说,任星航可谓是前世造化了。他的《凤》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算是千古绝唱了,历史也许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凤》盘了。

       

      640.webp (1).jpg

      晋佩章作品 | 富士霞光

       

      电视剧《大河儿女》,为了故事的戏剧性展开和宏大的隐喻,用钧瓷“龙凤盘”开示。但“龙凤盘”就像小姑娘一样害羞,不敢正视人的眼睛,每次出现镜头一晃就过去了。那哪里是龙的神态,分明是人的涂画;哪里是“凤”的雏形,根本就没有“凤”模样。它一开始就把窑变的标准顶上去了,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

       

      本意是为了炫耀窑变的神奇,却让窑变在世人面前弄巧成拙,成为笑谈。任星航的《凤》盘清风行天、流水注地,哪里是一时半会儿临得了的啊!更可悲的是,《大河儿女》播出之后,一些窑口也穿凿附会,纷纷拿“龙凤盘”说事,向人们炫示自己的“龙凤盘”。这简直有点自取其辱了。

       

      640.webp (6).jpg

      任星航作品 | 凤凰涅槃

       

      也许,窑变“如画”根本就不是钧瓷的长项,钧瓷的长项是浑然天成和温润如玉。论画,它远不是景德镇的对手,论变,任何一个瓷种都比不过钧窑。但钧瓷的“变”又是有局限的,它可以一窑千变,但不是无所不能。把可遇不可求的千年之变当做梦想来追求,只会使钧瓷走向投机,走向歧路。古典审美走中庸之路,崇尚的是高贵典雅,而现代审美则走世俗路线,追求的是繁丽花哨。现代审美导致了钧瓷审美的误区,人们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因为现代人已没有古典的修养与精神的高贵了。

      事实上,钧瓷的“象形”只是钧瓷审美的一个别趣,钧瓷审美的真正要义在于欣赏钧瓷的纹脉、质地、形貌与神态。如果刻意追求钧瓷的“像什么”,恐怕钧瓷会感到自己的被扭曲,它望着你可能会伤感起来,因为你离真正的钧瓷鉴赏远很多。常见一些钧瓷大师们,指着变化丰富的钧瓷釉面,说这个像什么,那个像什么,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难道我们的钧瓷人就这水平吗?可悲的是,他们还沾沾自喜,自信自负得很呢!难怪我们的钧瓷变得这样花里胡哨了。但你硬要说钧瓷是见仁见智,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640.webp (3).jpg

      张自军作品 | 菩提

       

      有一年过生日,有朋友对我说,你肖羊,送你一只羊吧!我一看,一只钧瓷高脚盘里果然像站着一只羊,于是就和朋友大醉了一场。后来炫示于人,有说像仙女,有说像只狼,有说像条狗,还有的说它似像非像,只可意会而无法名状。我觉得这后者也算高人了。其实后来我觉得它真正的美在于它的氛围,在于它的层次,在于它所构成的虚实与放着光芒的釉色,至于羊不羊的,也就不重要了。如果别人硬说像条狗,你怎么办?

      有一次和北京的“钧痴”汤珵先生闲谈,他的观点倒和我有相近之处。他说,任星航的《凤》盘确实是千古难寻,但相比之下,他更喜欢他的《蟠龙瓶》,那只像是带着血迹刚刚出生的蟠龙,那种“此色只应天上有”的釉色,带给他的是更多的惊叹与感动。听了他的话,我觉得这才是识钧者,才不负“钧痴”之名也。

       

       

      【玉石釉】

       

      玉石釉是中国人把对玉石的喜爱展演在了瓷上。中国人喜爱玉石来自于生命的体验,而玉石来到瓷上,则是一种伟大的实践。

      传说玉是神的遗体。盘古死后,他的呼吸变成了风云,肌肉化作了泥土,骨髓变成了玉石。因此玉是辟邪的,是通灵的,自早期人类开始,人们就把它当作天人沟通的神物,当作吉祥美好的象征,既用它行巫事,也用它作饰物。因此自古就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之说,也有圣人“君子比德于玉”之训。

       

      640.webp (4).jpg

      王现锋作品 | 马踏飞燕

       

      玉吸收了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是亿万年自然孕化的结晶,也是大自然对人类最美好的馈赠。世界上,于西方人喜欢钻石的透亮坚硬不同,最早也是唯一喜欢玉的坚韧柔和品质的只有中国人了,是中国人本能地体觉了人性美与玉石美的一致性,体觉了玉石神圣的功用和丰富的精神内含,用它作礼器,用它作祭祀,用它作佩戴,从巫玉、王玉到民玉,最后又一路来到了瓷器上,从此,瓷器也变得圣洁了。

      钧瓷釉中的玉石釉,其实就是钧瓷人对玉的崇拜和敬仰,就是一种美好的人文情怀的寄托和展望。玉是神的骨髓,而传统玉石釉中就含了玛瑙、翡翠、金珠与牛骨。玉是通灵的、佑人的,而玉石釉中就具备了滋养人的品质和美化生活的功用。玉是温文而雅、蕴籍内秀的,而玉石釉中就具备了仁人一般的谦恭与坚贞。玉是宁静、含蓄、纯洁和高贵的,而玉石釉则把“陶瓷如玉”推向极致,使一切华丽的窑变相形见绌,一切所谓的造型与釉色都不在话下了。它已超越了单纯的审美层面,而是一种理想的人格观照,是人文追求的一种大沉淀,是有识之士、有志之士的大境界。

       

      640.webp (5).jpg

      高丙建作品 | 葫芦

       

      只是,当今中国,爱玉、佩玉、藏玉的人很多,这虽不乏是人性的回归,但又有多少是出于人格的考虑呢?玉石釉也一样,虽然有着无限的美好,但它的代价太高,烧成很难,因此,追求钧瓷“如画”的人从来不少,而追求钧瓷“如玉”的人总是不多。有人说,做瓷如做君子,但又有多少人愿做君子呢?

      我曾有一首诗论及此事,叫做“窑变如画本虚妄,浑然天成方自在。自古做瓷重心性,君风玉化始道高。”写完此诗不久,禹州的青年赏玩家赵水阳同志约我为他哥新开的钧瓷门店题联,我顺势题了两联供其选择。一联是:“似玉非玉演绎人格质地,大化天成窑变天地精神。”一联是:“窑变如画天地梦,似玉非玉人格心。”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

殷振志:男,1957年生于禹州市张得乡大周村,1982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初在襄城师范、禹州市一高任教,后在禹州市委工作。曾任禹州市委政研室主任、禹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禹州市纪委副书记等职。2011年退职后开始钧瓷的研究。2015年出版读钧随笔《蹭在文化的边上》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