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博鳌盛会“祥瑞”增辉

      作者: 佚名 2003-11-06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祥瑞瓶乃九位专家学者特为2003 年博鳖亚洲论坛国礼限量设计制作,造型古朴庄重、典雅高贵,置于居室、祥瑞生辉。“祥瑞瓶”的设计制作,展示了中国现代钧瓷的最高水平,创造了许多个中国之最──造型独特、工艺繁杂、烧制极难,质量求精,国家第一次公开批量地授权钧瓷定为国礼;河南省出版局第一次为钧瓷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主创人员荣昌公司苗峰伟董事长与工艺美术大师张三先生应邀参加亚洲博鳌论坛年会。博鳌亚洲论坛是我国承办的重要国际性大会,以“亚洲寻求共赢:合作促发展”为主题的本次年会秉承博鳌亚洲论坛立足亚洲、面向世界,为政府、商界和学术界搭建交流平台的宗旨,就亚洲经济展望、亚洲区域经济合作、能源和环境、数字亚洲、国际金融形势和亚洲金融合作、生物科技、亚洲经济结构调整和亚洲制造业等问题进行讨论与交流。 2003年3月25日,博鳌亚洲论坛组委会开始挑选国礼。荣昌公司董事长苗峰伟获得这个消息后,立即带着有关钧瓷专家和资料奔赴北京,详细地向博鳌亚洲论坛组委会的官员们介绍了古镇神垕源远流长的钧瓷文化──中国钧瓷起源于禹州市神垕镇,窑以古迹(夏启举行开国大典的古钧台)得名。始于唐,盛于宋,居宋代钧、汝、宫、哥、定五大名窑之首。钧瓷为国之瑰宝,华夏一绝。钧瓷以色彩绚丽、纹路奇特,聚色成形开创了我国陶瓷史上色釉瓷的又一先河。以紫、红、青、蓝、白为主色调且富于变化,这些色彩复合过渡产生一种红中透紫、紫中藏青、青中寓白、白中泛红、五彩渗化、莹玉生辉的审美效果,“钧与玉比,钧比玉美,似玉非玉胜似玉”。欣赏钧瓷,当把握“神、奇、妙、绝、名、贵”。神在窑变万彩,奇在意境釉画,妙在奥秘纹路;绝在天人合一;名在名窑名匠,贵在钧龄钧神。钧瓷自唐宋以来历代皇帝御批为“神钧宝瓷、奇珍异宝、精妙绝品”,名门世家传颂为“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雅堂无钧,不可夸富”,而今仍是我国馈赠各国宾朋的高贵礼品。现代钧瓷以“容百家精粹,但千秋火艺”必己任,既继承传统工艺,又创现代意识。钧瓷的造型──或线条粗放;或须发清晰;或敦厚朴实;或雍容典雅……使五彩缤纷的釉色得以附就,韵味倍出。荣昌钧瓷的釉色──含蓄凝重、朴素大方,五原色之秀的红色,恰如高山坡红霞,温暖可心;蓝如江面月光潋滟,清辉醉人;青若雨过无晴,芳草青青,白若冰雪玉肌,高雅绝伦……经窑变成色,五彩渗化,极富自在神韵和艺术灵犀,看似无形,实则有形,鬼斧神工,变化莫测,观之如景,入月销之鬼……观之,赏心悦目,听之,如雨击器;摸之,莹润滑腻;想之,余味无穷……

      董事长苗峰伟先生展示了钧窑珍品。经过16天的不懈努力,钧瓷征服了所有博鳌官员苛刻的眼光。正像博鳌论坛官员龙永图对荣昌钧瓷的评价:“钧瓷以古朴典雅、含蓄凝重的造型;窑变出的五彩焕然、变幻莫测的釉色,使现代钧瓷更具文化品位和收藏价值。”因此,4月 10日,博鳌亚洲论坛秘书处为荣昌钧窑正式颁发了,钧瓷“祥瑞瓶”为博鳌亚洲论坛2003年年会惟一指定国家领导人礼品的授权书。

      4月17日,苗峰伟董事长从北京归来,马上组织有关专家学者,开始策划创作,专家组成员有北京大学教授、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由李老首先创意设计的古布币造型,注入了他博大精深的艺术精髓与文化底蕴,得到了专家组的高度评价;北京古陶瓷研究所研究员、所长索宗剑先生;著名国画家、河南省美协副主席马国强先生;中国钧瓷界泰斗、河南省文史馆馆员晋佩章先生,毫无保留地献出了他研究60余年秘不外传的钧瓷釉方,使钧瓷“祥瑞瓶”“锦上添花”;中国民间协会理事、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大师阎夫立先生;工艺美术设计、陶瓷艺术大师张三先生;陶瓷艺术大师、钧瓷造型专家王迎宾先生;陶瓷艺术大师、钧瓷配专家刘克先生;荣昌钧窑董事长苗峰伟先生等,一致认为“祥瑞瓶”的创意、设计、制作应以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为基点,采用中国钧瓷工艺为表现手段,从造型设计、原料筛选、模型制作、练泥配釉、入窑烧成、展品挑选,均由该专家委员会亲临监制完成。在专家组成员各自发挥专长,共同构思设计经过三易稿后,5月6日,一个“祥瑞瓶”的设计最终定了下来:瓶体采用古布币(中国古代经济发展的结果,推动经济发展的力量)造型,构成人体形状,上圆寓天,下方寓地,象征着天地人和合。四角饰以祥云(云龙)象征中国四海升平。四面饰以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镇守之神灵,以示祥瑞。设计稿充分发挥了各自研究领域的专长,在文学、美术、历史、工艺等方面都做到深思熟虑、精益求精,外形尺寸严格遵守黄金分割线规则,精确计算,不差分毫。包括图章的大小和字体数码的编排和刻制每一个细节都精心设计,细致入微。 5月7日,“祥瑞瓶”进入造型设计阶段。主持造型设计的王迎宾先生在晋佩章、阎大立、张三等大师亲临现场,开始夜以继日泥塑设计。每一个点,每一条线、每个图案,每个尺寸,都严格按照设计稿要求精雕细琢,做到形神俱备。因为耳饰和图案多,就必需考虑到成型之难,能在造型车间解决的问题,决不带到下一个工序,在造型车间,又经过10多天的努力,5月17日终于开始制模了。 6月3日,“祥瑞瓶”模具进入成型车间。时值盛夏,室外温度高达35℃以上,成型车间地下又有“火龙”烧着,温度经常在40℃以上。但是经过专家组挑选的一批技术过硬的精兵强将们,都坚持照常上班,在厂里苦干了200多天。因为他们深知做好博鳌亚洲论坛国礼的重要意义──这件作品不仅代表着中国钧瓷而且代表着整个中国人的形象。但是很快就遇到了很大的问题──由于四个耳饰(云龙)太灵巧,粘接太多,容易炸裂;四足对接缝也容易炸裂。先期注浆的800多件几乎没有成型。为此,专家组召开了多次会议,从泥浆的原材料到成型人员的操作方式,逐一查找原因,这样反复试验着,分析着,生产着,时间已进入了7月份,毛胚仍就炸裂得“体无完肤”,素烧后的成品更是 “凤毛麟角”。后来,又经过多天的试验,查找原因,毛胚成品才略有增加。 7月5日,“祥瑞瓶”在上釉车间也遇到了棘手的问题──钧瓷属厚釉系,以流动窑变著称,然而釉厚了四灵的图案又不易表现,也就表现不出此瓶的设计精华。在专家组的指导下,又经过无数的试验,调试浓度比,更换上釉方法,最终解决了这道难题。” 七月流火,在室外都感到酷热难耐,何况在釉烧的窑炉前,烧成人员在窑炉前面的辛苦可想而知,但烧成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关,因此专家人员也坐阵指导,共同坚持着、忍受着、期待着釉烧后能开出精美绝伦的精品,然而如火的热望,很快被似冰的失望击碎──釉烧后,耳饰和腿部全部炸裂,粘接部出现釉泡、釉眼、溶洞等缺陷,在专家组严格挑选下,几乎没成一件,全部作为残品砸碎。一切又得从零做起,又得从头查找“病因”,真可谓“生在成型、死在烧成”。为了做好“祥瑞瓶”,生产上把最好的窑位让给它,用了最优秀的工人,倾注了最大的心血,然而最终却遭受了失败。看着每天都有上百件瓷晶砸碎,全厂工人的心痛得都要碎了。接下来的两个月,情形也没有多大改观。今年的鬼天气似乎天天是阴沉沉的,细雨连绵,全体工作人员的心也如这天气阴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在那些灰暗的日子里,“十窑九不成”这句古话,让钧瓷艺人苦苦咀嚼了千遍万遍……

      下边是一组专家委员会统计的一组数字,从这些数字里,可以体会出钧瓷艺人为“祥瑞瓶”付出的艰辛。生产“祥瑞瓶”,历时200多天,累计生产毛胚33560 件、成品999件,7个月累计投入资金 380余万元,才保质量地完成了任务。 “功夫不负有心人”,直到10月初, “祥瑞瓶”的质量和数量才达到目,看着自己创作的作品,专家组和工作人员都长吐出一吐口,专家组和全体280多名工作人员用心血浇的“祥瑞瓶”,带着他们期盼中国和世界人民永远吉祥和平的心愿,在博鳌亚洲论坛官员和各国宾朋的手上熠熠生辉!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