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荣昌钧瓷欲搭肩奥运

      作者: 佚名 2005-04-17 来源: 大河报

      “我们正在协调,想把钧瓷推向奥运会,如果成功,这将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无论从表面来看,还是和其正面接触,苗峰伟给人的印象都是不事张扬,甚至是不善言辞的人,但说起他的荣昌钧瓷坊的下一步走向,他还是向记者透露了以上讯息。

      据了解,荣昌钧瓷坊早在去年就已经开始了秘密的准备,而现在,随着奥运会的日益临近,他们已经在准备设计方案,如果时机成熟,钧瓷将有望通过奥运会的平台再次走向全球。 钧瓷,已经不仅仅属于河南。

      博鳌论坛国礼

      4月9日,一辆车缓缓地从荣昌钧瓷厂开出,遇到门口的一个坎,立刻从厂区过来几个工人,在车下面垫上铁板,生怕颠坏了车里拉的东西。车里装的是钧瓷,不过也不是一般的钧瓷,是即将拉往博鳌论坛,作为国礼送给外国政要的华夏瓶。在即将拉开帷幕的亚洲论坛,来自中国河南禹州神垕镇的荣昌钧瓷,将第三次冲击世界的眼球。

      按照往届的惯例,本次博鳌论坛仍将是由荣昌钧瓷坊提供“国礼”华夏瓶。而前两届,则分别是祥瑞瓶和乾坤瓶。据河南荣昌钧瓷坊工作人员介绍,此次博鳌亚洲论坛国礼的名字定为“易之华夏”,是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国礼“天、地、人”系列的完结篇。此前,2003年的国礼“易之祥瑞”主题是“人”,表现的是经济发展和以人为本的政治理念,当时出炉的祥瑞瓶收藏者有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新加坡总理吴作栋等国家政要。2004年的国礼“易之乾坤”主题是“天”,表现的是中国传统的宇宙观以及天地运行之理,而由于受到张衡浑天仪的启发,主推的钧瓷则是乾坤瓶。从当时专家组提供的数字中,可以看出乾坤瓶诞生的艰辛:生产历时158天,累计生产毛坯26806件,精选珍品999件,其余的全部砸碎。

      “博鳌论坛一直在帮助河南的钧瓷走得更远,我们的心血也有了体现。”荣昌钧瓷坊的董事长苗峰伟如是说。苗所说的话,在荣昌钧瓷的厂区能够得到印证,进入厂区,更能引起人们注意的也是一个水泥砌成的池子,里面同样堆满了钧瓷的碎片,这里躺着的都是钧窑中出炉的不合格钧瓷的碎片,而不久前,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刚刚光临过这里,并和很多人一起参与了砸碎“级外”华夏瓶的行动。

      龙永图的解读

      今年的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05年年会国礼———“华夏瓶”在河南禹州市神垕镇面世。当时龙永图来到千年钧瓷古镇禹州市神垕镇,参加“华夏瓶”首窑开窑仪式。

      当天上午,龙永图与一位老窑工一同打开窑门,工人们从窑中取出已烧制好的“华夏瓶”,交给专家检验。经鉴定,在第一窑烧制的232个“华夏瓶”中,有2个达到国礼标准,其余的全部砸成碎片。随后龙永图宣布,2005年博鳌亚洲论坛国礼“华夏瓶”烧制成功,并在博鳌亚洲论坛2005年年会以前,“华夏瓶”将运往论坛举办地海南。

      在3月26日的开窑仪式上,龙永图感慨地说:“选择钧瓷这样一种中国传统的艺术品来作为国礼赠送给各国领导人,我们是经过认真考虑的,不仅仅因为它是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中国宋代五大名瓷,更重要的是它的厚重的历史文化和瑰丽丰富的窑变神韵,从某种意义上表达了古老的中国在这个复杂多变的多极化国际环境中,所坚持的中国文化的那种浑厚质朴和与时俱进的积极应变态度,这一切可以说和博鳌亚洲论坛所要向世界传达的信息是不谋而合的。”

      从祥瑞瓶到乾坤瓶,再到今年的华夏瓶,以特邀艺术顾问季羡林大师为首的多位艺术家把中国传统的经典元素和钧窑瓷器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融合在了一起。龙永图认为,其中“荣昌钧瓷坊这种对传统文化经典融合再造是有益和成功的”,并希望许昌市委、市政府能够把钧瓷文化继承和发展成为一个系统的产业化工程,他也愿意“在合适的时候通过博鳌亚洲论坛为钧瓷文化做一些有意义的工作”。

      再造钧瓷辉煌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北宋徽宗时期,钧瓷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徽宗下令设立了专门为皇宫烧制珍品的“官窑”,并把钧瓷列入皇室的“御用珍品”,规定民间不得使用。史料记载,每年皇室要从官窑精选36件珍品,对于剩余的产品要全部打烂,分别深埋于5个大坑之中,防止有人把打烂的瓷器碎片重新恢复。而负责此项工作的是朝廷的四品大员,由此足见宋徽宗对钧瓷的钟爱。也正因为此,便有了“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之说。

      但随着时光的推移,钧瓷的发展也曾经到了没落的地步。在禹州神垕镇,烧制钧瓷的不仅仅是荣昌一家。在禹州和郑州,记者也见到了钧瓷的其他品牌,和荣昌钧瓷相比,显然荣昌钧瓷的价格要高很多,荣昌钧瓷的价格贵的标价88万元,便宜的也是数百元。按照苗峰伟原来的设想,他们生产的钧瓷产品,原定的等级是珍品、精品、甲级、正品、次品,而现在,他们已经把次品和正品全部砸碎。“下一步,我们将逐步淘汰甲级品和精品,有可能将来出来的都是珍品。”

      在神垕镇,记者亲眼目睹了钧瓷的制作工艺:制胎、上釉、窑变等。“钧瓷的灵魂在于窑变。”荣昌钧瓷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如今,在市场上也销售着低档次的钧瓷,从表面上看,瓷面上有非常清晰的画面,但据一位工艺大师说,现在有些钧瓷事先把釉彩绘制在泥胎上,这样烧制的钧瓷已经“失去了钧瓷的创造性”,而经过自然窑变的工艺才是钧瓷真正的内涵。“可以说是荣昌把钧瓷带动起来了,荣昌钧瓷找到了一条更合适的路,不然,钧瓷也可能像其他名瓷一样没落下去。”在禹州,总是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将来我要把中国的传统文化更多地融入到钧瓷当中,让他们更具有个性化和中国特色,重新把钧瓷的风光恢复起来。”苗峰伟说。而苗也一直在寻找其他名瓷没落的原因:过去的很多名瓷在国外都是展销性质的,先是展览,然后出售,最后是“亏本大甩卖”。“实际上有很多瓷器还是很不错的,但这样的甩卖方式,已经破坏了中国瓷器在国际上的形象,走向没落是肯定的,所以我要避免他们的那种道路,把钧瓷做成一种高档的观赏品。”苗认为。而苗对于钧瓷的热爱,更坦言“死后要将自己的骨灰掺进泥中,把自己融入钧瓷”。

      此前,荣昌还费尽心机地烧制了两件特制的祥瑞瓶。高近两米的这两件“宝贝”,一件于2004年3月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在“两会”期间,安放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厅门口;另一件,则现存于海南博鳌论坛会场。

      “如果此次荣昌钧瓷能够成功冲上奥运会的平台,中国文化将更加深远地影响世界。”苗峰伟的话中,充满了期待。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