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窑奇才张军召-钧瓷网
      分享到:
    • 钧窑奇才张军召

      作者:豫明 陈建2018年06月10日 来源:钧瓷网
      在神垕,张军召的学名远没有小名“张三”知名。
       
      张三之所以知名,是因为他为人热情豪爽,不但气烧作品油润浑厚极具宋元风韵,而且还有一手诊治钧瓷窑炉“疑难杂症”的绝活。
       
      宽宽的额头,满面的红光,率真的眼神,走路稳健有力,话音浑厚亲切,凡被称“张大师”时,总是说“甭叫俺大师,俺就是个钧瓷匠人”。
       
       

       三.jpg

      张军召近影    

       

      张军召1968年6月出生于禹州市神垕镇的钧瓷世家,兄弟行三。孩提时代的张军召聪慧玩皮,经常“混迹”于笼盔和蓝碳渣堆里,流连忘返于制瓷作坊和窑炉之间,釉料、素坯他百玩不厌,古老的窑炉和烟囱后面都有他和小伙伴做迷藏的身影……儿时的张军召对赖以生存环境中的一切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热爱。

       

      张军召15岁进入艺术瓷厂,学徒期间,别人不愿意干的原料研磨、添煤加柴、装窑出窑等力气活他总是抢着做,空闲时间总是粘在师傅身边观察、揣摩配釉、成型、修坯、施釉等工艺流程,从最基本的钧瓷烧制技艺开始,不断摸索、学习,逐步成长为一个熟练的钧瓷工匠。上世纪90年代,张军召在神垕已小有名气,开始崭露头脚,先后在赵天佑钧瓷厂、瓷辉钧窑、辛国正工作室、富安工作室、宗贤钧瓷坊、国粹钧窑、豫钧花钧窑等窑口参与钧瓷产品的研发和创作,以开创性的艺术成就赢得了同行的钦佩,得到了钧瓷界前辈的赏识。

       

      镂空钧瓶(手拉坯).jpg
      张军召手拉坯作品《镂空钧瓶》
       
      2012年,艺术羽翼渐丰的张军召创建了神土钧窑,开始了“独闯江湖”的钧艺生涯。独立执掌窑口,给了张军召实现自己艺术理念更加广阔的空间,他像上足了发条的时钟,废寝忘食地试烧釉色、改进窑炉、创新烧成工艺,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张军召摸索和总结出了一套高效、实用的钧瓷气窑烧制方法和煤窑效果的气烧工艺,由于对烧成技艺传承与创新的卓越成就,2015年获得了“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荣誉称号。
       
      张军召的展厅面积不大且略显简陋,但观赏者无不为其作品的艺术魅力而震撼。许多前往参观的藏友都会情不自禁地把玩着作品赞叹道:釉色油润肥厚,煤窑特征显著,釉面窑变自然。“俺这是气烧的,只是在釉料配方和烧成氛围控制上有点自己独到心得”,每逢这时张军召总会谦逊地解释道。张军召说,很多第一次来窑口的藏家和钧瓷爱好者误认为作品是煤烧的,但他都会如实释疑并让他们参观气烧窑炉,“咱得给人家说实话,煤烧或气烧只是烧成方式的区别,真正懂钧瓷的主要还是看艺术效果和作品神韵”,张军召真诚地说。
       
      富贵瓶(手拉坯).jpg
      张军召手拉坯作品《富贵瓶》
       
      闲聊中,张军召说起一个有趣的的“段子”:一位慕名而来的外地藏友,看中获百花奖金奖的手拉坯作品《鼓钉荷口尊》,非要连带获奖证书一并买下,当得知该作品为气烧工艺时,更是连声赞叹“难得、难得,烧成工艺只是生成艺术效果的手段,我收藏钧瓷主要看自然窑变的视觉效果,作品能体现最高的烧成技艺,具有标志性意义”。藏友的执着感动了张军召,作品最终以九万元的价格被藏友收藏。
       
      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但张军召一再说“不宜张扬”。可以看出,最令张军召“得意”的还是多年来形成的相对稳定的“粉丝”圈和客户群体。每逢开窑群朋毕至,作品往往在藏友的品评中被“瓜分”一空,这时是张军召最兴奋的时刻,“他们是我艺术上的知音,更是我生活中的衣食父母”,张军召知情感恩地说。
       
      张军召不但作品独具特色,颇受藏家追捧,他乐于助人的品行和高超的烧窑技术在同行中更是有口皆碑,深受钧瓷艺人们的爱戴。
       
      张军召对钧瓷窑炉的研究和探索几近痴迷,形成了一套烧窑和诊治窑炉问题的“独家秘技”。 别人烧不成的窑,在张军召的调试和“摆弄”下,无不烧出精品。
       
      兽耳尊(手拉坯).jpg
      张军召手拉坯作品《兽耳尊》
       
      不论是煤窑或气窑,张军召都能透过出窑时作品瑕疵的外观,准确判断烧成工艺或窑炉的问题所在。辛国政、卢峻岭、李迎福、晋晓红等知名钧瓷大师都曾请他上门当过“老师儿”。凡是给别人帮忙,他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全身心地投入,计算不同时段煤/气添加量、调整火头位置、平衡不同窑位温度、控制升降温进度、把握转火时机、确定住火时点……从点火到住火一直坚守在窑炉旁亲自操作,而且每窑必成,珍品、精品比例高数量多。“咱给人家帮忙烧窑得多操心不惜力,即要节省燃料还要多出好东西”,召军召谦逊质朴地说。
       
      笔者有幸曾亲历张军召在晋晓红大师的晋美轩帮忙烧窑的过程,见证了他高超的烧窑技艺和举手投足间的“大师范儿。
       
      晋晓红大师有一座5立方的煤窑,一直摸不透“窑性”,不是温度上不去,就是炉内两端温差大,出窑作品还原气氛不理想。张军召到现场后,检查以前烧坏的作品、观察窑炉内部结构、调整炉条间隙、查看煤炭质量……一切了然于胸后便开始点燃窑火。在住火前的10多个小时里,张军召一直坚守在窑旁,不时地观察炉膛和火苗的颜色,根据窑温变化亲自操锨加煤,并给旁边的师傅讲解要领。作为外行我很趁机想了解一下烧窑技术,“煤质是烧成的关键,一次添煤的量和添煤的位置有讲究,窑器的釉料不一样转火的时机也不同,钧瓷的烧成工艺有很多意会的东西,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具体咋操作还得靠经验”,听了张军召的讲解我依然是一脸的茫然,传统钧瓷烧造技艺博大精深也许就在于此吧。
       
      荷口观音瓶(手拉坯).jpg
      张军召手拉坯作品《荷口观音瓶》
       
      无需赘述冗长的行业和省级赛事获奖名单,仅近年获得的多项百花奖金奖、大地奖金奖和中国陶瓷设计大赛金奖等国内陶瓷界最高艺术奖项,我们便可窥见张军召的艺术造诣与成就。
       
      无需逐一列举言传身教乐于助人的感人事例,仅从神垕瓷区钧瓷艺人的口碑,我们便可了解张军召的德艺双馨和可敬可爱。
       
      采访中张军召说的最多的是对钧瓷发展与未来的思考。张军召认为,钧瓷气烧是发展的必然、历史的进步,没有必要纠结于烧成方式的孰优孰劣,关键是找准传承与创新的契合点,提升对釉方、窑炉、窑温与氛围等诸多相关工艺因素的综合把控能力,烧制出媲美宋钧神韵和具有当下时代精神的钧瓷精品。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